踩踏部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编推荐

查看: 10966|回复: 2

胯下的颤抖

[复制链接]

33

主题

44

帖子

79

积分

江湖少侠

Rank: 3Rank: 3Rank: 3

金币
2618
人气
75
声望
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10-13
积分
79
发表于 2017-8-29 19: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藤香,柳老师叫你到办公室去一下。”
) Y! i/ Q! v% ?2 S6 m: f8 f# _  P1 a: E/ F5 V8 }5 r5 ^2 [3 o  f
  “嗯,我马上就去。谢谢你,丽丽。”藤香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2 M$ F) b8 r! z% d* \( U3 `8 S- T. s* u: h. j/ O3 ]
  “你要小心一点呀,最好到个歉。”
. A+ Q" \; ]. H0 n: C: P- C2 l3 @
6 J% |2 g# H, m; D# |: j  “我知道了,她毕竟是老师嘛。”
  ?4 O/ |' Z3 q9 O  a: V1 {9 {
# ]' x% P4 A& p& h  看着藤香远去的背影,丽丽脸色复杂的摇了摇头。
) A8 v: V, [1 B- L* A3 M. F+ ?! P" d5 b$ T+ L
  藤香是修南中学高二的学生,今年才转校过来。今天因为不满班主任柳如教训同学的态度而和
9 e' d# _& i' l  ~. D1 c- A( Y& I3 ^1 y
  她发生了冲突。柳如22岁,是修南中学出了名的美女教师。" M5 x% u) I% X5 z! L
# v$ C4 ^' n8 m7 J2 \% w+ m
  “老师,我到了。”
$ ]+ t- Z: {( v) E: R) g9 ]* G' V
. u0 ^, ]7 A8 E1 K- }' m  “哦,是藤香啊,过来坐。”柳如转过椅子,跷着腿。
7 z6 S( t/ k5 k8 I
! W! u* e; S2 e/ n! K# A  “老师,我知道今天是我不对,我不该......”
* e6 S2 R1 w- S9 N$ _* `0 d) ]9 r5 a* U2 s6 f+ l
  “呵呵,这件事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今天叫你来是想例行一下家访。这两天还习惯吧,你的成绩很好,校长很是重视。硬要我到你家找你父母谈谈。就今晚吧,放了学我和你一起回家,怎么样?”
* M  u: D1 R" s0 ~% {7 R0 N7 \3 p$ k! N, i
  “行啊,谢谢老师的关心。”原来是这件事,藤香偷偷的吐了吐舌头,看来他也没有传说中那么难缠嘛。2 K7 c0 p8 Q* ^! |, Y) R

. D+ @( h: B5 ^1 v( K5 z  放学之后,藤香与柳如一起吃过饭,便到了家里。藤香的父亲藤龙见班主任登门,立马堆起笑2 V: ~3 Z/ R* b( q
" X4 [2 U: {% M
  “没想到柳老师会亲自到访,小香这孩子真不懂事。叫我去学校就行了.真是不好意思。”
" T1 i' r+ J7 X4 F6 m, b! x0 k1 x6 v0 B( T3 G' X, m
  客套一阵之后,双方开始进入正题,讨论藤香的学习生活状况。藤香突然感到有些无力,便说道:“老师,对不起,我有些困了,想休息,你和爸爸聊吧。”: {: {! _& P0 G& F/ d" E7 e% F) `

$ [% G  k& k2 v$ F/ D$ ]( j, c% G  柳如却一把拉住了她:“不用急嘛,我想你爸爸也应该有些困了吧。”说完,向藤龙神秘的笑了笑,却一把将藤香摔倒在地。藤龙大惊,想冲过来阻止,却被柳如一脚绊倒。父女俩刚想爬起来, 却浑身乏力,一时六神无主。- t5 \2 |7 Q% p1 p, W

8 b4 n2 r* t6 f: q; `+ V$ V  柳如将一包仍在散发香气的东西扔在桌上,得意地笑道:“放心吧,这东西除了让你们没力气之外,没有什么副作用。”7 r( T- l) x$ c; @! `/ Z

# E. N& }" b1 l: r' M6 Z  说着,走到藤龙面前,抓着他的头,塞进自己的胯下,并不断扭动双腿,腾龙无力反抗,只能在柳如股间发出呜呜的声音。藤香看得怒火中烧,却无能为力。柳如感觉到藤龙贴在自己裆部的头
) Q1 N1 j/ m# N9 u/ e$ `, l# ]( r  |. m4 k( _
  传来一阵阵热气,不断冲击着自己的性欲,终于欲水横流,隐液喷薄而出,虽然有内裤和裤袜挡住, 但黏液依旧喷了藤龙一脸。还撒了不少在地上。
7 Y) Q0 v* V7 w, f1 R) k6 U/ G- l9 @# N/ H  i% F9 A
  柳如放开藤龙,坐回沙发,藤龙再也支持不住,滑倒在柳如脚下。柳如坐直身子,抬起一只脚踩在藤龙头上,咯咯娇笑道:“实在不好意思啊,一想到一个大男人竟然拜倒在我胯下,我就忍不住兴奋,一时没有控制住。哈哈哈!”此时藤龙已经被折磨得气喘吁吁,柳如踩在他头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z- n5 C( i- g, w5 p; K5 }

! ?' h8 b0 @  K  V1 x  藤香见父亲竟然被这个女人踩在脚下,又惊又怒。但此时自己没有抗衡的本钱,只好爬到柳如跟前,抱着她的小腿,哀求道:“我知道今天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了我爸爸吧。”
2 Y( N; y& c, e1 [8 J& S+ p* B+ t' M
  柳如看了看她,哼到:“放了他?我看他刚才帐篷顶那么高,怕他不肯啊,嘿嘿,原来你父亲竟然是个天生的下贱胚子。”说完,踢了藤龙一脚:“快爬起来,再装死,我就让你再也爬不起来。”藤龙无奈只好爬起来跪在柳如面前。柳如将高跟鞋举到腾龙嘴前,一边用鞋帮摩擦他的脸,一边冷笑着看着藤香。令藤香羞辱的一幕出现了,藤龙的胯下再次举起了小帐篷。腾龙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猛地一把抱住柳如的脚,“求求你,让我品味你的脚吧,我受不了了。”
, B9 P; W  {; G; `
' _. {3 M( Q9 d2 F% Y, H$ `) ~  “爸爸,你在说什么啊?!”藤香快崩溃了。
* a' Y8 ]; ^7 f4 W
. b% r/ p1 G* u: d7 m2 |  柳如将脚从高跟鞋里抽出,一股酸臭之气历时弥漫开来。柳如将脚放到藤龙鼻子底下,“先闻闻 吧。”藤龙立刻将整个脸贴了上去,藤香竟然能够听见他的吸气声。
. F& ?) N, S- N- j$ W
. P) I& D6 s7 A: N  藤香满意地笑了:“还不错,很像一条狗,不过你首先得把手里的高跟鞋品味干净,记住,鞋里面也得品味,里面的东西就当作今天的见面礼吧,你可要好好品尝哦。”0 d, Q% J+ w" k/ |3 [4 b4 s0 w

: o  l& ?. w6 b" x8 ]: ~  柳如接着将脚收回,放到藤香面前,感觉脚气袭来,藤香连忙别过头去,柳如却用脚勾起藤香的下巴,“怎么样,现在知道对抗我的下场了吧。如果现在承认错误,就将这里的脏东西品味干净。要不然, 有你好看。”藤香怒道:“你别妄想我会屈服,要品味你自己去品味。”
5 a6 a; o6 S2 S+ y; [- ^1 G0 ]# U* y5 N
  柳如冷冷的一笑,把脚径直下落,踩在藤香的乳房上,不断的揉搓,不一会,藤香便感到燥热 难耐,开口求饶。柳如将脚移开。藤香认命的趴在地上品味干净柳如留下的污秽之物。柳如将两只脚翘在面前的几上,得意的看着父女俩的丑态。
- `2 G$ o0 d3 J- H% z' R( R$ }: r/ K0 q
  等藤香好不容易品味干净地板。柳如却脱下裤袜,将贴着阴部的部位翻出,扔在地上,“把这个含进嘴里。”虽然看见那上面的黄白之物觉得恶心,藤香还是乖乖的将臭袜子吃进嘴里,但由于袜子太长,尖端部位依旧留在了外面。而藤龙这时也品味完了高跟鞋。将鼻子凑到了柳如脚前。柳如踢了他一 脚,“去,吮吸你女儿掉在嘴巴外面的袜尖,直到没有气味为止。”父女俩含着袜子,四目相对,好不尴尬。" R3 m& U) a/ k9 q4 }/ \
& B% l, H) J/ i1 |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柳如又叫到:“你们两个给我爬过来。”藤龙与藤香咬着袜子爬到她的脚下。
. B0 k: A" X' _9 f  K3 [9 o# J
# ?: Z0 z& ?5 X1 N! \  胯下的颤抖(第二回); k2 }0 F8 @& o( b# Y. z

) n* H- Q+ ?, Q0 w) X! A0 I  “把它们品味干净,我明天会过来检查,如果让我不满意,哼哼,有你们好看。”柳如临走前将袜子与内裤留了下来,恶狠狠的命令。看着父亲迫不及待的捧起那个女人的内裤送到嘴前,心中那高大的形象已经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趴在柳如胯下的卑贱嘴脸。虽然心中悲痛欲绝,但手中还是拿起裤袜,品味掉上面的污垢。她现在完全不敢违抗那个女人。一切做完之后,拖着受创的身子上了床。
) [, O+ D6 V/ k2 d* v( l
/ u0 m2 S" R6 N  第二天,藤香依旧正常的上课,课间的时候丽丽曾经探问过事情如何,藤香不想好友担心,对自己的遭遇只字不提。还好这天没有柳如的课,不用马上面对这个可怕的女人。藤香放学之后正想离开,却看见柳如从外面走可进来,藤香一怔,旋即想起柳如昨天临走时所说的话,只好乖乖走到柳如跟前,随她离去。* d: b# K- W, ]6 t% v
+ u/ X0 f) ~+ A& \9 K; Z6 T: @; {1 G
  柳如对她一笑:“先不忙去你家,跟我去看点东西。”只见柳如左转右转,最后将藤香带到了自己的私人办公室。藤香走进一看,办公椅上竟然绑着一个人,嘴上贴着胶布,正呜呜的挣扎不停。竟然是他们的美女语文老师夏洁。只见柳如冲上去扇了夏洁两耳光,抬手撕掉她的胶布。骂道:“才走了一会就不安分,看来你的苦头还没吃够啊。。”说完,抬脚踩在夏洁的大腿上,鞋根贴着长筒袜狠狠的扎入,夏洁疼得冷汗直冒,不住地求饶。5 {. b4 J6 ?& D% r/ K' j

6 f- D2 X9 `3 ~  柳如却不为所动,竟然将脚踩到夏洁的阴部,夏洁敏感部位受到虐待,本能的收紧双腿,夹住柳如的腿,抵御她脚的进一步侵入。柳如双目一瞪,厉喝道:“把腿张开。”夏洁连忙将腿放开。柳如用脚尖挑起夏洁的群摆,藤香惊讶的发现夏洁竟然没有穿内裤。看着夏洁已经湿润的胯间,柳如轻蔑的放下脚:“看来你是越来越贱了,踩你两下就发浪。”说完伸手解开夏洁的束缚。转身坐在椅子上,命令道:“你们两个把衣服脱光。”
) C0 X0 |1 l# ]" W* v7 U) w$ `1 L' j- U! Y3 W
  腾香听说脱衣服,一时有些忧郁,但看见夏洁已经利索的开始行动,无奈之下只好照做。夏洁迅速脱完衣服,立刻爬到柳如胯下,用脸去摩蹭柳如的内裤。只听柳如说道:“味道不错吧,昨天的内裤送给了她们父女,我今天故意穿了这条几天没洗的让你闻。”夏洁将头从柳如胯下拔出,谄媚的说道:“柳老师的内裤当然是香的,您的内裤哪儿用洗啊,让3 I/ Z7 g  K% l, k# z
/ e* P2 \- f; N! h4 n
  我给你品味干净吧。”竟然真的伸出舌头去品味。柳如却一脚把她踢开,“你急什么,这种事情你做得也不少了,这次机会就留给你的学生吧,你好好教教她。”说完,张开双腿,看着藤香。竟然是要藤香去为她品味。藤香不由自主地跪下,将头埋入柳如的胯间,浓烈的臊臭为立刻充满头部,腾香刚想抬头,却被柳如按住。“还不快品味,怎么,难闻啊?难闻你也得闻,从今天开始,你每天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过来给我品味内裤,口jiao。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H# x: ~+ ~' N8 v! e
: Z5 Q# P5 y# |) v) L: o+ x
  藤香不敢反抗,只好埋头默默的品味。过了一会儿,柳如脱下内裤,扔给夏洁。藤香继续给她口jiao,终于等到柳如高潮,阴精不断涌入藤香口中,柳如却在这时推开藤香,喝道:“不准咽下去,给我品尝半个钟头。”剩余的隐液一涌而出,全数喷在藤香脸上。听见柳如的命令,夏洁知道藤香的嘴暂时失去效用,急忙爬过来帮柳如清理阴部的污秽之物。) b0 ~1 ^( U, E

4 q9 J- q& s% N. J  柳如看着夏洁:“没想到你这个大淑女竟然会喜欢闻臭袜子、臭鞋,品味臭脚。呵呵,我的脚从小就有着甩都甩不掉的异味,不过现在刚好,我能够虐待你这样的贱货。哈哈。没看见我的鞋穿了一天了,还不快脱下品味。”夏洁急忙俯身脱下柳如的高鞋,将鞋窝举到鼻尖,深深地吸气,好像那鞋子发出的臭气是天界香气一般,完全陶醉其中,藤香看见夏洁的样子,想起自己的父亲在这个女人胯下的丑态,一时羞愤交加。这时,柳如却将穿着长筒袜的脚进入藤香的阴部,藤香又羞又怕,不知她想干吗。
# M' E! J. k2 C+ i. d/ `( b
- u) ]9 r5 \5 y3 S8 @  但阴部在丝袜的摩擦之下渐渐有了反应,藤香的身体开始前后摇动着去迎合柳如的抽查,突然,下体传来一阵剧痛。藤香猝不及防,将嘴里的东西全部吐在了柳如正在抽动的腿上,心里一阵绝望,她知道自己被这个女人用喘着穿着臭丝袜的汗脚奸污了,没想到自己的处子之身竟然丢在了一个女人脚上。最令自己不能忍受的是:伴随着破处的剧痛,自己竟然在她的丝袜脚上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欲罢不能。4 l  v/ _  r) _

& C. i$ U9 |; v; u, }  她看着将脸埋入高跟鞋的夏洁,心里一怔惊恐:我难道会变得和她一样?柳如却在这时喝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品味干净我的腿。”藤香正要俯身去品味,柳如却用腿撞开她的头:“我改变主意了,现在想要你的乳头给我擦干净。”藤香无奈,只好屈辱的用乳头去摩擦柳如丝质的大腿。也不知过了多久,藤香经不住柳如的再三抽动,写了身。柳如将脚抽了出来,吃了一惊:“没想到你竟然是处女,哈哈。你能够走了,我天很尽兴,就不去你家了”说完将脚转向一边的夏洁:“夏老师,麻烦你替我清理清理。”
$ Z- V, s- U- S0 U2 T# v* k# s1 ^1 D2 \% W* }2 h/ W; J
  夏洁竟然先将高跟鞋放入自己胯下夹住,再张嘴含住柳如的丝袜脚尖,开始吮品味藤香留在丝袜上面的血迹。”藤香擦干下身的血迹,穿上衣服默默地离开自己的破处之地。
, U/ s+ j( p2 J/ d$ i4 x5 A9 x$ `$ Q  t8 `
  看着藤香离开,柳如将目光转到地上的夏洁上:把袜子给我脱下来。”说完,大肆的张开双腿,夏洁爬到柳如的大腿深处,咬住长筒袜的边缘,慢慢往下拉,将两双袜子都脱下之后,正想叼到外面.柳如却伸出了手,夏洁疑惑的将嘴上的袜子放在柳如手上:印象当中,柳如从没用手碰过自己的臭袜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柳如没有理会夏洁,轻移玉手,将袜子放到自己的胯下,竟然在上面小便。袜子侵入尿液之后,顿时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柳如对夏洁勾了勾手指,示意夏洁爬近点,然后提着湿的长筒袜,将袜尖放到夏洁的鼻子前端。夏洁虽然喜欢柳如的虐待,但还是忍不住将脸别在一旁,这种气味实在太难受了。
3 M( Q2 F- u# Y3 N& i
% b& F% H" k7 |0 f: I0 i6 v  柳如见夏洁竟然不愿闻袜子,大怒之下,从包里取出一根鞭子[,对着夏洁的乳房就是一鞭,夏洁浑身一哆嗦,起第一次被柳如强迫吃袜子的情景,急忙将脸转过来,用脸去摩擦柳如手中的长筒袜,柳如蹲下来,将强行塞入夏洁的口中,拍了拍夏洁粉嫩的脸蛋:“这次不让你吃,现在我要出去,你给我含到我回来的时候,,乖乖的,不要偷懒,我会用摄像机一直照着你的。”说完,换了一双长筒袜,看了看夏洁胯间的高跟鞋,将脚伸到夏洁阴部,将鞋穿好,夏洁的阴部当然又少不了一番折磨。临走时,又将鞋伸到夏洁的脸上擦了擦,才施施然地走了出去。# J2 X4 h/ L8 N& I+ E! `' E$ Z; z5 c

' ^) |# i0 ~' X3 x) e  柳如出门之后,到了网球场。“不是早就下课了吗?怎么才到啊。”迎面走来一个30多岁的男人,一面说话一面将球拍递到柳如手上。“你怎么穿高跟鞋过来呀,怎么能打?”柳如笑了笑:“今下午有点事耽搁了,所以来晚了。我穿高跟鞋打球习惯了,没事的,你放心吧。”两人你来我往,打了两个小时左右才收拍。“没想到张校长球技这么好,我今天真是献丑了。”这个男的正是学校的校长张建昊。
4 X* B5 O  h" M( T4 n  P4 X
9 q8 c: z4 M, G/ O, \. x2 ?5 H* m  此人只有33岁,但出道之后成绩斐然,一路狂升,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本省最有名的高中的校长。他才成婚,妻子白晓洁是一家大公司的经理,26岁,是一个大美女。郎才女貌,羡煞旁人。张建昊现在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准备在这所学校大干一场。争取再上一层楼。“那个藤香怎么样,还行吧,你得把她给我看好了。她可是状元的有力争夺者,为了让她转到我们学校,我可花了不少功夫。”“嗯,她不错,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调教’她的。”柳如故意加重了调教两字。张校长并没听出她的弦外之音,又继续说道:“我今天找你出来就是为了她的事,相信你也清楚状元的重要性。这样吧,我哪儿还有一些她以前的档案,你跟我去看看,顺便研究研究。”说完,头前带路,带着柳如到了家。
! X; }5 |7 w  `5 ?; f9 O2 \" L6 E& z  K; }2 q9 T; y. U; n0 i
  进屋以后,出来一个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身材偏高大,皮肤娇好,体态有些微胖,但气质依然不凡。柳如本来以为是校长的老婆。但看起来这个女的比校长还大两岁。那女人这时突然站到了柳如身后,突然伸开双臂抱住柳如。张建昊也拿出一根绳子走了过来,柳如虽然经常锻炼,但还是不是这高大女人的对手,被捁得紧紧的。张建昊将柳如的手绑上。
' `  Q$ Q) ^- l
' Z7 Z/ D$ k+ y0 O5 j: F8 @  这时,张建昊将柳如推倒在地。笑着说:“这是我姐,张岩静,嘿嘿,也是藤香的母亲,你做了什么自己知道。我姐今天是来教训你的。你可真行啊,把我侄女当兴努。”这时,张岩静已经取了一根鞭子,狠狠的抽打柳如“小贱人,你胆子不小啊,知道我以前练过摔交不,就你这小身板,居然虐待我的女儿和老公,看我抽死你!”% a9 `/ ]& P, w) P, N
# H5 y9 r# p% x0 v
  才打了几鞭,门开了。原来是白晓洁回来了。张建昊急忙把她拉到一边,低声解释。乘这个机会,张岩静又开始鞭打柳如。柳如挨了鞭子,浑身火辣辣的疼痛,心里将这两姐弟骂了个死,平时都是自己鞭打其他人,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人打,要是有机会,一定要把这老女人折磨到死。9 A# e; Z  T5 }$ a: E$ u/ I% u
: r7 d! u) l) O' e: G  ~
  张岩静毕竟年纪大了,打了一会觉得有点累了,坐在沙发上。白晓洁出来看了看,到里屋倒了两杯水,“姐,先喝点水吧。”张岩静接了过去。白晓洁将另一杯递给了自己的丈夫。张岩静喝完水坐了一会,觉得有点累,便闭上眼睛睡了一下。谁知一觉醒来,大吃一惊,自己的手被绑起来了,弟弟张建昊,竟然正跪在不远处品味白晓洁的高跟鞋。6 d8 q! @7 q/ P5 X

* e1 C& z. c" G& B' K/ t8 |- I  白晓洁看见张岩静醒了,踢开张建昊,走了过来,踩着张岩静:“今天你死定了。你,过来,把你姐姐的衣服给拨光。”张建昊跪爬到白晓洁胯下,抱着她一条大腿,哀求道:“这都是我的主意,你放了我姐姐吧。”白晓洁 “啪”的扇了他一耳光,你再说我就把你那些丑事的证据全都交到上面,关你十年八年。”原来张建昊以前为了升快点,做过不少行贿的事,但偏偏不下心让自己的妻子掌握了证据。
5 ^4 E* o- T6 @9 G/ x! w
# {4 c! ~" a& C$ R+ p+ @  张建昊不敢再说,拨光了张岩静的衣服。白晓洁将鞋尖对着张岩静的阴道插了进去,“姐姐,很爽吧,今天便宜你了。本来想插你嘴的,不过临时改变了主意,先让你爽一爽。”可怜张岩静手被绑住了,只有这样被弟媳妇侮辱。这时,一直没看见的柳如从里屋出来了。白晓洁一见柳如出来,马上走了过去,跪在柳如脚下,自动脱下上衣,俯身用乳房去摩擦柳如的鞋帮。
2 \- c( O9 Z0 C* {' F
; D, L; e: c3 @  张建昊看着妻子下贱的动作,惊呆了。刚才还如女王一般的妻子竟然在柳如面前如此下贱!柳如将脚踏在白晓洁的头上。白晓洁抬头对柳如说道: “柳老师没被打坏吧。”柳如点了点头:“没什么事,把你丈夫叫过来吧。”白晓洁放下柳如的脚,走过去提了张建昊一脚,“聋了,还不快爬过去。”张建昊急忙爬到柳如脚下。柳如将高跟鞋脱掉,由于和张建昊打了网球,柳如的肉色长筒袜已经变得粘糊糊的,还冒着热气。柳如用脚摩擦着张建昊的头发:“张校长,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吧。跪在我的脚下感觉怎么样?”说完,将脚放到张建昊嘴前:“品味它。”
" I: F! w9 I* h" Y5 j, R, j
8 o& u! F! x* t; b+ U  张岩静在一旁看见弟弟,弟媳都居然被一个这么小的女下属当狗一样玩弄,气的大喊:“臭贱人,你这算什么,快解开我手上的绳子,我打死你!”“打死我?好啊,老母狗我们单挑!”柳如冷言回答到。张岩静一听乐了,这个小教师比自己整整矮了一个头,身子也比较单薄,看她怎么和自己打。9 O* V8 F/ m! a" L

+ E( P: T5 G+ u( b1 {* A  只见柳如穿上鞋子坏笑着跑进厨房,用2L的空饮料壶灌了瓶满满的自来水走出来:“老母狗,刚刚你打我也打累了,喝点水我们再挑啊!白晓洁,来,帮我张开她的嘴!”张建昊一看新里暗暗为姐姐叫苦,这2L的水灌下去肚子都会爆了,怎么打啊。白晓洁像狗一样听话地跑到张岩静面前,用力把她的嘴巴拉开,柳如把瓶口往张岩静嘴里一送“咕咚。。咕咚。。。”2L的自来水硬是活活灌进张岩静的体内,不一会,张岩静的肚子就开始渐渐大起来,直到水都灌进去了。/ h* x8 z* r$ u
5 r7 U8 P( `: G& Y& E3 _; N
  “咳咳,,5555小贱人你可真毒,咳咳!”张岩静被灌的差点呛死。柳如看见她这个丑态,心里别提多痛快了:“大肚子母狗,那你还和我打吗?”“打!老娘照样打死你!”张岩静仗着自己个头大,学过摔交,挺着这个水肚子照样能解决这个小女人。可是张建昊又捏了一把汗了,他姐姐哪里知道柳如也是个运动健将,还学过一点跆拳道,可是他现在哪里敢多嘴,不过其实他自己也觉得兴奋了,也想看看结果会怎么样。& R5 L9 ?  }7 Y5 N8 C, X5 J0 r

) C. q4 H+ e7 P+ A. ?  “嘿嘿,好啊,我还怕你不敢了呢,只要你打过我了,我就放过你弟弟,把她手上的绳子解开。”白晓洁把张岩静解开后,张岩静恶心地看了她一眼,吃力地站了起来,挺着个水肚子,两个人对视了几秒,单挑开始了。. z# `  Z3 E1 h( ?( t2 Y
6 j# @2 s' ^% }3 Y3 Z
  “呀~” 柳如冲过去,抬起自己的美腿,性感的扭动自己的丝袜脚,上去一个高边腿,重重的一脚踢打在张岩静的左臂上。“啪~”一下子清脆的声音,张岩静呻吟一声,没想到这小姑娘身手这么快,就这么后退两下。“呀~看我的,大肚子老狗!”张柏晶抬起自己的脚尖,穿着高跟鞋的脚正面一脚想踢打在张岩静的大肚皮上。张岩静冷笑一声:“小贱人,就知道你会踢我肚子。啪~” 张岩静一把抓住柳如的脚尖,把她放倒在地 “看我打断你这害人的臭脚!”张岩静双手用力抓着柳如的两只脚尖,把她倒了过来,两条腿拉的老开,疼的柳如大叫。4 V3 t0 l: F( {- Z+ }

: A" L6 V7 K, c: Z9 H6 p7 }  柳如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这下看你怎么威风!敢和老娘斗。”张岩静得意地喝到。可是正得意,张岩静下面便意突然上来了,刚刚喝那么多水肚子都鼓起来了当然想拉尿了,柳如疼一看张岩静有点分神,心生一计,双脚一抖,把两只高跟鞋脱了,一双美丽的丝袜美脚顿时逃出了张岩静的双手,张岩静一下子还没缓过神来,手上只剩两只高跟鞋了,还有一股刺鼻的脚汗味道冲得她头晕。3 {- q6 ^6 P' e  f1 ?& _+ g) Q  i7 ?
9 N/ T' ~# K; f& D1 ?
  柳如见机弓绷自己的脚丫,往上用力朝张岩静的大肚子上猛地一蹬。“啪~”她汗腻的丝袜美脚,踢打在张岩静充满自来水的腹球上。张岩静痛苦的后退两步跪在地上,几乎敞开大腿,小便流淌了一点下来。 “啪~” 柳如冲上去一把抱住她的头部,抬起自己的脚尖,狠狠蹬踹她的腹部。“呀~”一阵连环的踢踏,“呜呜~” 张岩静被踢蒙了,气喘吁吁,抱着柳如的大腿,全身汗流浃背,下面小便已经被踹到有点失禁了。
( n  j( Z; ^, t6 D  U
' m# |, v+ ~" T( B( c1 u4 l  “别,,别踢了别踢了!求求你小女王,饶了我吧,我认输了,肚子要爆了。”柳如冷笑了一声,停止了踢打,坐到沙发上:“老狗,终于屈服了?过来品味我的脚!”张岩静怕了过去,看着她的臭臭的丝袜脚,心里充满屈辱,迟疑着不肯张嘴。柳如用脚尖抵在张岩静的嘴唇上:“怎么了?你好像觉得品味我的丝袜和脚比坐牢还难受啊,瞧你那大肚子,还想尿不?”# f$ [$ j( f: ]$ x4 s5 O# j2 ^
. g3 ^! ^* R7 j! K" O
  张岩静无奈张开了嘴,柳如却将脚缩了回去,你好像很不愿意品味我的脚啊!”张岩静知道柳如要羞辱她,但自己也没有办法。只好爬前两步,爬着柳如的小腿:“我很喜欢柳老师的脚,求柳老师让我品味吧。”, C& ^+ _( w) t! V  H

9 b' f9 F4 T9 U% v  p- ^4 W' J  柳如装作很惊奇地将没穿鞋的右腿搭在左腿上,“我的脚很臭的,你也要闻?不过你既然这么贱的求我,我就让你品味品味吧。”说完将脚使劲地进入张岩静的口中。张岩静只觉得那脚直接进入自己的喉部。胃部不由得一阵翻腾。柳如将头转向白晓洁:“帮我教训教训那个男人。”7 J* o' g! p5 r) x; M4 f+ P2 S1 \

8 v$ V& J/ S5 W8 ]9 t  张建昊见白晓洁拿起了鞭子,急忙爬到柳如的脚前“老婆别打我了,你要我干嘛我就干嘛。”柳如不屑的看着张建昊:“一家人都这么贱,你把我另一只脚用你姐姐的乳房按摩。”张建昊不敢怠慢,急忙照做。把柳如的臭脚架到自己姐姐的乳房上,张岩静看着自己雪白的乳房也得伺候柳如汗湿的丝袜,一阵心酸。白晓洁见自己没什么事,只好在一边捧起柳如的高跟鞋,品味高跟鞋的内部。
3 @  f0 O' V2 ]& o. ^# X3 c
0 e6 W" R7 I$ j2 P3 l$ ^, k  原来早在白晓洁与张建昊结婚之前,柳如就已经征服了白晓洁,白晓洁虽然也喜欢虐待人,但是那次却被柳如给强制调教成了受虐狂。那一天惨无人道的的生活,白晓洁至今心有余悸,从此将柳如的长筒袜当作圣物而且被柳如虐待的快感竟然远大于自己平时虐待其他人。在夏洁之前,一直都是她给柳如洗袜子和内裤,当然,洗之前难免会品味闻一番。这些事情,在和张建昊结婚之后也没有少做,只不过一直瞒着张建昊,没想到今天竟然把什么都捅穿了,关键是自己还掌握了张建昊的死穴。想到以后能够放肆的虐待张建昊,也能够大摇大摆的在家品味柳如的的长筒袜,白晓洁一阵激动。
快捷导航: 24小时自动充值教程  |  购卡后点此进行充值  |  充值问题请联系QQ:1551190093

3

主题

261

帖子

120

积分

江湖少侠

Rank: 3Rank: 3Rank: 3

金币
4
人气
44
声望
0
在线时间
5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11-21
积分
120
发表于 2017-8-30 12:22: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有《隐藏于地下室的秘密》吗?
快捷导航: 24小时自动充值教程  |  购卡后点此进行充值  |  充值问题请联系QQ:1551190093

0

主题

50

帖子

43

积分

江湖新秀

Rank: 2Rank: 2

金币
5
人气
38
声望
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10-17
积分
43
发表于 2017-8-30 22:56: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看看吧
快捷导航: 24小时自动充值教程  |  购卡后点此进行充值  |  充值问题请联系QQ:1551190093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