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踏部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编推荐

查看: 7207|回复: 5

虚拟现实二(女生寝室作者原创,写的太好,不得不转)

[复制链接]

155

主题

290

帖子

544

积分

江湖豪侠

Rank: 6Rank: 6Rank: 6

金币
55
人气
407
声望
0
在线时间
108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9-24
积分
544
发表于 2017-8-20 01: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自制电影
( [2 ^, s# `) Z2 F  7 D) l& ?* j( I& `
  月光下撒,把两道人影拉的修长。$ Q5 O3 l/ m" B* ?) ]3 Y
  * Y; a, |" u1 d& W
  一男一女正在路上浪漫的散着步。, X! ^9 x* e' l
  ( T9 D% Z1 r+ v. ]2 I
  “说起来,你表现真棒,那些台词说的太好了。什么履行一个主人应尽的义务,很帅啊。”林逸笑望着李雪说道。( j2 p4 U, K" r# _5 {2 O! f
  
6 H4 {$ Z1 B- `& l) _  “嘻嘻,还是学长厉害,在短短几秒钟就设计出了这样的剧情。”李雪开心的笑了。她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了。
# \$ G6 b2 g0 X, ]  ! A2 s, ~0 v( R/ X. J- ^
  李雪看了看林逸目光不由有些柔和,犹豫了一会,有些歉意的道:“学长,其实我原本以为玩这种游戏的男的都是很变态那种,我是抱着为民除害的想法才来玩这个游戏的。”
/ f; c' B% l. w! l4 }8 I) I  N7 D  : I& Q' x7 ^1 D. n0 }8 U
  “可是...我发现自己错了,学长是那么的温柔。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 n& v! |1 N" E- }" U  0 m- u/ r! Z2 {- k
  林逸被夸的不好意思了。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那些美丽的星星,目光深远。0 R. _' w" M% r9 O4 R  Y0 B3 U
  : o9 Z5 C0 g3 }9 h
  “所以...我们才很辛苦啊,明明只是爱好,却因为人少,因为与众不同,难以和他人诉说。”
; d% D0 h* s0 h9 X  ' i$ B6 a, D" Z8 j4 `
  “假设世界变了,正常的男欢女爱变为小众,而每个人都变的喜欢被骑,那么一切都会变的不同了吧。”4 W( ?$ J8 \! Y9 `) ?
  
6 X' D' \" H7 ]& v6 y, \  “大众的爱好才叫爱好,小众的爱好就是变态了。”( I9 F, {; M5 c4 w1 Z/ {/ p+ l! K2 X
  8 B1 I1 U* ^7 G/ N
  “更令人恶心的是,总有些自以为清高的人,自以为是的站在道德的高度来谴责我们,来鄙夷我们,殊不知在我们眼里他才是真正的不懂的换位思考的可怜小丑。”
4 Q2 E& O5 O0 e+ y  
( V* f- g# i8 c- g* {9 p  李雪歪了歪头,认真的道:“学长是哲学家。”
0 G9 t0 H6 V! \$ Y7 ?: `  
) v" C$ @/ k4 P4 N  [  “别闹了,我的女王,我考上一个大学都复读了两年,还哲学家呢。”林逸有些无奈的道。2 V- F6 t2 h+ Z4 D" u
  , d, v2 r$ \) u+ ^% x) v# A
  李雪轻声笑了笑,然后走到了林逸的身旁。做了一件让林逸意想不到的事情,让林逸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9 ~/ Y8 ?- o- ~, A8 Z0 x% V  
% w0 r* F6 {& U* o- g  李雪轻轻的踮起脚尖,飞快的亲了林逸一口。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2 \: O! X3 @( u9 `$ ], }' {6 ?  1 I' Y* `4 V( k5 e
  林逸的脸刹那间就红了。那一刻的时间仿佛停止。李雪的临走的话环绕在他耳边久久不能散去。: |) U6 k8 b; O! m* D
  
& a7 k! H; P6 L7 `- J  “我不是你的女王,人家是你的公主哦。”
; k. O. f- f7 b: K  " W& N& m8 n- h% O
  ......
9 z- U. f. r9 d$ z+ n8 v8 y  2 C5 @/ Y0 D' U) y& D5 N: T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林逸,任务完成。开启新地图,家具商店。】/ z" x$ T9 L6 C* a
  
( o! E- ^' n( \3 R5 j' `" X  【家具商店:一家神秘的商店,据说那里无所不卖,卖一些无价之宝的家具。玩法:拥有家具资格书的被支配者玩家可以申请成为家具,由固定店员向外卖。(具体玩法,拥有家具资格书后解锁。) 支配者玩家可以付出一定的金钱在家具商店购买人体家具。】
# K7 G1 a2 G0 G' T* E& h: Q1 _+ P  
7 m7 V) H- v! q2 O& G/ v  林逸坐在电脑旁边,边留着口水边看着眼前的家具商店。
4 j# v/ g% v  ?3 k  V/ o/ h  5 `0 e# h4 m/ Q: r
  听起来就很吸引人啊,作为一件无生命的家具被卖吗?
4 H0 x5 l, O% X: ]    c! P% @1 u( J3 a& @3 J2 p
  不过家具资格书是什么鬼?怎么获得?/ T' u" v& C, D- m& n& y0 P
  
8 Q. s* T- v- y" D+ s6 |  又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林逸才弄清楚了家具资格书的具体获得方法。$ m- F8 D) P* m' {" N3 A& ]
  
) ]4 [) C1 h5 |! A  X4 W  那需要参加自制电影大赛,大赛的前十名才能获得家具资格书。
* A2 [) {" A- ]0 _4 W  
$ {" _- S7 R. w) |  林逸有些犹豫了,内心正在挣扎的做出抉择。
: m) A( q% a( `$ u" q- i* {7 A  " S+ b1 {0 N8 U
  因为参加自制电影大赛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参演人必须至少含有一名自己的朋友,还是那种现实中不了解这个方面的朋友。8 a- R+ K& B/ _, {2 E
  & a5 p1 O* F3 k# I6 P* D+ q" l
  也就是说,林逸需要寻找一个朋友,然后坦白自己的秘密。这是唯一的解决方式。7 |' N; ~0 l4 Q0 f  v, i; D) q
  . p" h# v% w" C0 p. C% q
  可是...他能开的了口吗?
' _- F' X# e) ]5 k4 V+ c  ! k$ \, j8 m9 A4 E
  这个游戏再次把他逼到了绝境,如果这关过不了,他离退出这个游戏也不远了。经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个游戏。如果现在让他离开,他会不舍得。
; q3 |3 S4 N; Z2 W% N% \6 k  
! X9 Q" b. |+ g& l3 g  这个时候林逸才意识到了这个游戏的可怕,先是最简单的舔鞋,然后真人,现在又侵入了自己的生活,如此一环套一环的让你陷进去。
* |9 H! b$ w8 o7 c) f4 |  & M" K4 s2 y5 V* J" K
  这突然让林逸想到了另外一个游戏的名字,那个游戏的名字叫蓝鲸。那是一个最后让人自杀的游戏。; }/ P0 T+ D1 T5 J- E! ]$ }
  
6 q  X# p. ^8 m0 f! M  这个叫做虚拟现实的游戏又会如何呢?玩到最后会怎么样?
8 A2 ?+ s  L3 j5 b' h  
& |5 z3 [, A7 r: ]  说到底游戏是用来赚钱的,那么这个虚拟现实游戏根本不赚钱,它的目的到底是?* J* z) \* f5 {
  
4 z0 z9 Z0 a9 {( _2 d  林逸突然怕了,它觉得一个魔鬼正在像他招手...$ o9 G! a( Y5 M1 N. v$ V0 O
  1 t7 K$ `0 M& ^/ x
  他想放弃这个游戏,但是他做不到...
- h, D) u7 c7 Q5 e  
" g8 X/ T4 i7 a8 Z' I, F+ d8 U  ......
3 a, p+ M: x6 P  
2 W3 d. J6 N, i; d/ d# ~/ f  林逸最终还是决定拍自己的电影。那么面临的问题就是选择谁?$ N: z2 S/ ?) k9 @2 N
  ! y6 e7 T# Q- y; M. _
  其实林逸认识的异性真的很多,因为林逸长的蛮帅的,个头高高的,而且性格温和,是一个标准的暖男。所以女孩都很喜欢他。" `8 ^" ~2 T: Z. }! I. b% a9 p9 {
  % j+ U- Y* c4 L0 h
  可是,对那些朋友林逸没办法开口,一是不好意思,二是林逸觉得她们知道了后应该不会答应和自己拍那么变态的电影。( U, y& _! }1 Z+ v2 I, l
  0 {3 _2 Q4 l  |# I3 k  E
  到底选谁才好呢?8 U9 V8 ~1 N1 ~( M5 |8 [1 p
  - @+ n) g$ c9 Y+ Y' R
  突然间林逸的脑海里面浮现出了一个女孩子的身影。让林逸眼前一亮,没错她是最好的选择。
: E, S; W' Y$ v) E) L) `9 V( {  " O* ?7 e( E9 y* S
  ......, p7 p# _# {; \9 h1 d
  
* l* s5 n4 L6 f2 K5 }+ H; g  _  一个月后,某个房间中。
; ]1 _& L# o8 y. H/ @# s  
3 y5 K" k& G/ P  S! g7 p/ s7 N  一个男子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中的视频,眼睛越来越亮。4 ]! p1 {- ]9 |( Z
  ; w( s! A7 s! r. H
  “干什么呢?这么认真。”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她后面传来,女子大约28岁左右,饱满的身材令人眼馋和羡慕。: C2 a9 I9 `1 V' l# l: t
  ! A6 k) x+ Q- r1 `6 w+ Z/ F
  “这次出来了不错的作品哦,第一毫无疑问是他的了。”男子笑了笑道。0 v' d( _+ g; o- Y
  
( H5 B# @8 k  Z; X' ?$ }" V/ h0 q  紫嫣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道:“你好久没这么夸一个作品了,看来确实不错是吗?”) F3 ^9 b2 r7 u8 P7 \& H
  
( G# |1 k/ u# y$ W( I* v# N+ L  男子点了点头道:“这次的作品很特别,应该是我以往见到的自制电影中最真实的了。”( Q, A) ^! Y& j: Q
  
! w7 G! P0 r0 r  h3 M* V4 ?8 L+ j  “哦?那我倒要看看。”紫嫣有些期待的走到了电脑的旁边。
1 b* `! n- [9 N4 u. ~  ]/ N- u  ' o8 U# n7 _8 z* U4 ]. `$ I
  “今天你倒是很闲啊,你的紫枫大学没问题吗?”男子疑惑的问道。
5 l# ?' t8 C& I* G- z  
  F+ z0 O& `* r& U7 z0 e+ Y! c  紫嫣笑着道:“已经初步进入正轨了,一年之后就会有一个全国最特别的学校诞生了,现在的我还是比较期待你说的视频。”# [9 h; @* H8 z; Q  O7 v, Y
  ! V. E" q0 ~' W( ]' P3 _/ o0 |
  紫嫣有些期待的点击屏幕中的视频。
. _: {# p" ^3 S5 F2 M4 r* _  
0 k, y* \3 @$ ^! q1 ?  ......
. a7 Z4 R1 m) z7 T, h8 _4 p/ k  ; Y6 n! N( l% m# D
  那是一个月前,林逸的脑海里面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女孩的身影。
  P# Y8 a4 k- ?; ~  0 }: z! n" X0 l
  一般都朋友都不合适,所以林逸就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半生不熟的朋友上,因为那样不会特别尴尬。
6 ?6 p9 Q/ U9 k8 U: P! D4 ?  
3 B- y0 U4 Q1 R4 B$ C) X  于新月这个名字突然在林逸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 d8 a( g# A0 P7 X5 g4 w8 {  
5 t* u* }# F3 u. H2 ~$ r3 N  因为林逸还蛮优秀的,性格也好,所以有不少女孩喜欢,这个于新月就是追求者中之一,是一个大一的学妹。已经追了林逸三个月了。有点锲而不舍的味道。但是林逸一直没接受,因为于新月不是林逸喜欢的类型,林逸喜欢的是那种安静并且保守的古典女孩。* v. g1 m& Y3 |7 K
  
8 m& q3 Q2 |* b& o  而于新月从见到他的第一次就开始追求林逸。林逸他是喜欢水到渠成的人。' Q' H. T/ c# K/ i: d5 Y" Y
  
3 d1 I1 s, M4 F& g6 H  虽然说于新月古灵精怪,还很可爱。可是据说于新月旁边的男生不少,林逸还是喜欢专一的女孩。
, L! Z- x5 v0 n- ?2 Q. f3 p+ Y; T  ) j3 }! U) B; }' v: L/ ]
  但是如今的自制视频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她既然那么喜欢自己,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 m' \, {: r- I$ |4 E) A! t  ~9 n  
! A0 W# P- P$ {# B  T# [  ......3 E# m$ K' M$ H# Q2 W
  ; B% x$ k0 B+ E
  一个一头长长的黑发,拥有着一双可爱大眼睛的女孩,一脸幸福的看着林逸说道:“学长,你还是你第一次约人家出来哦。新月好开心。”
( N) t7 e, D# |! F$ ?1 U, d* ]  
) x: t) y+ V! \0 E( x# w  “额,以后可以经常出来啊。”林逸笑了笑说道。昨天他准备了一晚上,终于决定把于新月约出来,说实话他此时有些紧张,因为他还从来没有向外人诉说自己的秘密。
" c7 Z: @% X  X- N$ x8 j/ L  
) m# Q( C) e3 U0 H5 M  “嘻嘻,学长是不是也喜欢上我了呀!就是吗?新月辣么可爱,追学长那么久了,没有不喜欢的道理嘛。”于新月开心的走到林逸身边挽起了他的手,如同一个撒娇的小孩。" I& R* o* ~1 R8 F+ e
  " f2 v* K& Q/ c4 q8 `/ \3 G
  这让林逸心中痒痒的,有些消化不了。于新月上身穿着一件性感的黑色蕾丝上衣,那美丽的双峰有意无意的在林逸身上触碰,她穿了一件黑色的充满小洞的乞丐长裤,从这些小洞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她那美丽性感的大白腿。. I* z$ i+ P5 w, g. A# u
  
/ \' k3 R; O! J# s8 B$ V8 u  “那个...我今天出来是找你有事。”林逸尴尬的咳嗦了一声说道。
. f5 Y. v' P5 _7 n4 i  
2 T) y- d4 p# G' n1 W# A( {  于新月歪了歪头,乖乖的道:“新月最喜欢学长了,所以新月为学长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哦。”: M: g( S+ k8 E5 M* h' r( a
  
; T+ f, |& x  W$ E2 \  b$ H% w  于新月直白的话语,让林逸脸红红的。林逸决定不再犹豫。
1 ^/ }& Z- j6 R/ B  3 ]8 i, @5 x! W) s. b- ^) Y9 a
  直接的把所有的事情,和自身的秘密告诉了于新月。
8 _" q& @# s- F- v6 i2 l  - ]( I# O# J4 e( U$ ~
  于新月听的很认真,但是眼睛越睁越大,那美丽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惊讶。
. {; O" Z# T) \. ^" L6 b1 T& j& ]  ( v: v9 N3 i2 o+ {7 G" U
  (七)为奴
4 K; I2 ~  W* \$ R% `4 Z9 s  
# @/ I, ]4 u& L" G$ B! H  林逸脸色红的不行,等待着于新月的回复。6 o' L- h2 Q2 B  ~) g0 I
  
6 \$ p; U/ H: B- {) e- R5 _  于新月显然也有些慌张,道:“学长...你让我缓缓。学长果然是个让人出乎预料的人呢。”
1 K3 z' j* M0 v" V2 P7 V  # K; E3 S' N9 ]  F
  大约过了一分钟会于新月才缓缓开口道:“学长是想和我拍那个所谓的自制视频?”
8 r7 f. M" S+ [' m& j  3 l  q' L  z" B. ~* M, }9 k1 a6 n0 n
  林逸轻轻点了点头,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心里倒是痛快多了。/ n4 R$ u- B# B
  
" W8 a( r9 B. k  过了好久好久,于新月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道:“可以呀,学长。”" C& l8 |& k1 Z: k% h5 }7 s
  
7 v4 W) H& K9 E# ~$ o  林逸感觉有些兴奋,果然于新月这样的女孩接受新事物比较快吗?$ L" S0 t$ q" L1 h6 X, W; f
  
" n9 `" J, e7 Y7 [$ _( z  于新月轻轻笑了笑,有些期待的看着林逸道:“新月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游戏,和这样的爱好。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不过为了学长,我只能舍命陪学长了呀。”
- j# u- W8 o. g) z( x" L  
/ z8 J" G( t; Y4 }9 ?  H. H  “嗯嗯,新月,你真好。”林逸有些感动的说道。
% o5 W! T$ p$ a( s  % x$ i9 q% y7 m: a* U0 K
  之后二人就分开了,因为于新月说要回家准备准备,而林逸也趁此机会准备电影的剧本。
' M. m% x; z, d5 X. Z  
8 Y+ ~9 v; _8 }! O) m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林逸有些期待和于新月拍电影的时候,但是到了晚上于新月突然给林逸打了个电话,让林逸去她家。
- H; R1 n0 k* M3 q  # J# ?9 G# X" F, w1 T
  林逸有些疑惑,叫自己干嘛?剧本还没想好,根本无法拍电影啊。
* K$ P$ K& B! r6 d5 D, ?! ]+ O; X  2 p% ?* s/ F3 T' ^
  ......; X( ^7 a* _: m4 D) X
  
: F  X3 Q1 ~. f" E  打开大门的于新月,看到林逸到来。开心的笑了,道:“学长快进来。”
) m  W; G2 s" z' v  
! n2 N& g9 Q$ V) s5 r$ A* E  林逸犹豫了下便进去了,虽然进女孩纸家感觉怪怪的,有点不太适应。' w; }0 C/ R7 j" s: |
  8 B2 e, X8 @& X# y2 Y3 _+ P
  于新月犹豫了下,缓缓的道:“学长...对不起,新月改变主意了。”
( P' I) J4 X! A# k# n  
; g; @' ~7 Y* [) ?: x9 S% _  “改变主意了?”林逸有些疑惑,是不准备和他拍视频了吗?
3 ]+ U: {7 b1 ~  4 O# M4 Z4 Y, V
  于新月有些委屈的道:“学长,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可是我也明白,学长并不喜欢人家这种类型的。”) [2 w& b! \# I/ q/ @( J( o
  
% r; m1 \' P9 K! b4 A  “额...我只是...”' g$ f* q0 B3 o9 O
  
# y, J6 C; q2 H! z. a& y  “好啦,学长不要安慰我了,听我说完。”" |! w8 B9 T" j# ~! r; o4 K4 O
  % _4 \5 n  u  q; ~; x
  于新月沉默了下,有些犹豫的道:“所以学长,真的对不起,我要抓住机会才行,因为新月真的不想失去学长。”她说完便拿出了手机,点击了一下。
4 b+ [* y) L: J( x$ y8 L* k, `2 [  - g# A9 t# o$ i
  里面是一段语音,内容让林逸狠狠的打了个寒颤。
( o8 \' g# Z7 O  A, N; C; S+ h  & u! W4 y6 w* b3 M/ H4 O
  那是林逸的独白,是林逸向于新月讲述秘密的时候,语音只有一半,显然是于新月在中途就决定开始录音了。
$ I7 v' ]& f( X" \0 b  
  P6 J, P9 U5 V$ B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逸突然有些愤怒,他突然把手机抢回来。他突然有一种遭受背叛的感觉。
7 ~+ {6 U! H6 t  
! A3 [2 H: R% ~; Q  “额...学长别激动,新月也没有恶意,而且这个我已经备份了,保存到了一个其他的地方,学长删掉也是没有用的。”于新月有些歉意的道。2 V! p. ]( t6 ?3 [
  
/ D! w9 h5 u1 m* `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林逸突然觉得心慌慌的,他后悔了,他根本不了解于新月,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就把秘密告诉她。
" c& k* P! n4 T0 ^  4 t1 {8 |0 z5 r0 E# P
  “学长,我都追了你三个月了呀,你都没反应,新月也是很委屈呀。”
, n9 R/ x% ^3 [( P) E3 [  
2 D! S: M) Y9 B0 v& E% |4 S. N  “每天晚上,我都很想很想学长,每天都幻想如果学长是男朋友该多好呀。”1 e8 Q* j& i- O( [7 [7 y
  0 K3 B9 ]: D6 |  Z
  林逸控制着自己紧张的心情,有些无奈和惊慌的道:“你把语音删了,我就考虑做你的男朋友。”
! y, o, h, N3 |6 l* ?  
- K% f: e, X. v) w2 O  于新月却是摇了摇头,道:“学长...现在的新月已经并不奢求学长成为自己的男朋友了。因为两个人讲究的是你情我愿,这样强迫的感情有什么意义呀。”/ K, C( P! K) l7 e
  * l! V, c& r" |/ }& G2 e; P
  “那你想...”; u% @1 T2 b8 G" c' `3 _) [2 j
  
$ x' u* Q5 x" L2 ]) }" N  于新月突然笑了,脸色微红的道:“这还是学长提醒我的呢,自从学长和我说完秘密之后,新月的心情激动的不行。”! K1 w2 P( i0 y2 O$ [
  
$ ?9 t0 v7 c) u1 d- w: t+ N  “虽然说起来感觉自己坏坏的,还有些难为情,但是新月真的抑制不住这样的想法,新月想...彻底拥有学长,想...彻底的掌控学长。想...成为学长的主人。”于新月越说眼睛越亮,小脸越红。( @# _/ w7 \8 B
  
# V! |: F" u3 x- ~- ~  林逸呆呆的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1 d  a& w8 E* r
  
+ |/ r0 e) T# E2 D# }) ]  于新月露出了可爱的笑容,看着林逸扭捏的道:“学长...成为人家的男奴好不好,我想彻彻底底的拥有学长。学长应该也希望拥有像人家这样可爱的主人吧?”
! y/ k3 n+ t2 Z/ O& G  
  b2 c  s4 `# E/ r, `  林逸感觉呼吸有些急,自己要答应她吗?9 Z( R. P2 y3 G! J: ]' K9 U
  
0 D; ?. X+ u" [  虽然林逸喜欢被漂亮的女孩只配,但是那终究是游戏啊...
! C5 @! x) N( t) c% I  
& V1 p& s/ A" [* z4 A  “还有学长,因为...新月一直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女孩,而且很享受别人羡慕的目光,所以...如果学长成为了我的男奴的话,我一定会在自己朋友面前对学长做一些很过分的事情。”于新月羞羞的道。
; t3 a, x9 P/ ~6 q3 |, H9 J  9 U8 z1 e7 _7 V2 Q
  “你竟然还想当着你朋友的面。”林逸有些害怕,也有些生气。
/ s& B, s! q( U; _- }" S. C  
! a: p6 C- ?$ M( J  b- _  “学长别生气,新月是这么想的,学长如果答应了,成为人家的男奴,那么就是人家的所有物了,所以学长那时只是人家的一件物品而已,新月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 \. h% M6 _: i5 A+ v/ e9 L" _6 c  
8 c3 \6 C. B9 C& U7 @+ ^& L  “我不答应。”林逸冷哼一声说道。# K" I2 n; h! U  T! u% }8 W, _/ j$ R
  7 P9 t, i8 B. X
  于新月无奈的道:“那就没办法了,新月只能把视频发给现实中所有认识学长的人了。”
. o3 P% W4 _5 p" B/ j6 G1 E  - W7 P$ l" y4 D
  “你...”  ~& K# x+ v7 ^3 a; K  |  F
  * Z- T$ p( ^. |* m% G# x8 `4 }
  “你...我能不能给你当男奴就好,不要当着你朋友的面...”林逸此时有些服软了,有些祈求的说道。
" y1 ]1 `: W/ v  
+ k  t/ k8 T+ P" W& G1 F- `; T2 ]  于新月眨了眨眼思考了一阵,笑了笑道:“嘻嘻,学长是在求人家吗?这可是不是求人的态度哦。”; h" t3 U0 y' k% v
  
* v: Y( s' k( a' l4 B  林逸浑身颤抖着,迟疑了片刻然后慢慢的跪了下去。没敢抬头看于新月,而是看着她那双黑色的马丁靴,原本普通的马丁靴此刻仿佛高贵了起来。说道:“主人...能不能不告诉你的朋友,我可以...当你的奴隶的。”% @# p2 m8 G- N! B8 f. j
  
0 w5 T, S/ J$ p+ {  于新月满意的笑了,道:“学长这样真让我为难,不过看到学长诚恳的份上,就看学长日后的表现吧,如果我心情好,就少通知一些朋友。不过人家的室友是肯定要告诉的。因为我们是很好的姐妹呀。我会把我们一起经历的事情录制成视频,这样学长的视频大赛作品问题也解决了。”. k9 ^# e$ F# _
  $ \. F" P* J: e
  听到这话,此时的林逸彻底没有反抗的想法了。不如乖乖的,这样也许于新月心情好,于新月就少告诉一些朋友。* n' |3 @8 q' q' y+ e# o# _2 ?
  
9 e7 v* ~. q. v  此时的林逸彻底的沦陷了。(九)调教9 M$ T6 C. h" ?
  2 K* V# O( Z' y: t
  “真开心,那么现在学长就是新月的所有物了哦。”于新月走到林逸旁边,开心的摸了摸林逸的脸颊,如同摸一只宠物一样。
* z' R* j2 \0 r# R6 p  
0 I/ G. ~' N3 I7 \0 `) y2 H  于新月从小就是个尝试各种新鲜事物的人,如今的主人角色她没有任何不适,拥有的只有兴奋。
# {, X1 d5 v& i- a8 L  
8 D  W9 ]+ D7 q, @6 E# O# e8 d  “学长,我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想要了,学长把初吻给我好吗?”于新月歪了歪头说道。, D  y* w! M; i0 }/ V
  ; L" n( G: t: W; ^
  林逸当然没有拒绝的余地,准备站起身来。然而一双美丽的马丁靴却轻轻的踩踏在他的肩旁上阻止了他的举动。8 a0 O! p5 F8 u: @$ C
  + W* v7 l/ Z# u' {" z: G* L3 ^7 Q
  于新月优雅的抬起她那美丽的马丁靴轻轻踩在在林逸的肩膀上调皮的说道:“哎呀...学长,你误会了。别起来呀。就这让跪着吧。人家追了你三个月你都不同意,人家心都伤透了呀,所以很显然是不可能让你亲脸的了。”) ]7 q9 m, r& I" Z: v0 A. S
  
, D' m3 O3 Q) K  说着于新月缓缓的转身,那被黑色牛仔裤包裹的美丽的臀部浮现在林逸的眼前。  B% h9 F0 t$ w. t1 X8 ?6 M
  
) Y6 R5 M0 p8 H. W5 O  “所以学长...你的初吻就给人家的屁股吧。”于新月戏谑的说道。
% E4 H1 H% s9 L3 T8 G; I" N  ' S/ ^1 P- X, V1 F! g6 Q; F
  林逸脸色红红的,也不敢反抗,他的把柄都掌握在于新月手里。
9 B1 {/ x0 f  }6 Z& f0 h) t  
1 V& V2 k% F: e: \6 P. ]; w  所以林逸便慢慢的爬到于新月屁股的旁边,犹豫了一下,便轻轻的亲吻了于新月的屁股一下。屁股很有弹性,隐隐的还能闻到一股清香。不过亲吻女孩的屁股,这让林逸感觉到的深深的羞辱,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X% O2 Z) m" y2 U3 U7 p* q
  
- a. o/ c0 `: d- r5 ?: y' V3 V0 {9 j  于新月也是脸色微红,也很有成就感。
, s5 C* N; D3 ]9 l  7 Z& F# D8 S# |* w& m( B0 H
  “学长...我知道这样有点过分,可是要怪只能怪学长自己呀,谁让人家追了你三个月你还不答应,所以,现在的你只能亲吻人家的屁股喽。”
0 J9 i) n6 p( H( ~" s  
2 H& |. Q/ |. Y  “不过,学长爬着的样子真可爱呢,像我家以前养的一只宠物呢。”
1 O  }( p' _0 o$ X: m- s; E  
) N' V3 |+ ]* c+ M/ _  于新月突然眼睛一亮,道:“学长,要不你以后再我面前就用爬的吧,因为这样比较可爱,我想想...”, M: z" A8 a' d% S' ^( ~
  
0 K2 q. m/ [- [5 a1 h! }/ g: B  于新月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臀部位置。1 {1 G$ F, ^' z
  8 I/ z, h9 N7 y) Y
  “以后学长的头部不能超过人家的臀部哦。”# G, A7 E* L" i8 |! G
  
+ W+ W  l3 E  q' Q" J; J9 s1 |# _) [' L  “如果违反了一次,人家就多通知我的一位朋友,学长应该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吧,应该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如今的男神学长其实已经是追他三个月,他还不怎么理睬的学妹养的一只宠物了。”# _( W% ]* L1 s- c+ N
  5 V, p1 I3 n2 e$ V
  林逸无奈的点了点头。
0 U/ p- U& w5 ?3 m! S0 g  
) P: p% o  ~! X" D  “嘻嘻...”于新月看到林逸温顺的样子满意的笑了,犹豫了一下之后,幸福的跨过了林逸的身子,那美丽丰满的臀部轻轻的骑坐在林逸的背上。4 ?1 J6 T& u4 @# A+ M: L$ b
  1 j- @: M, q: h  @. ~
  林逸只感觉身体一下子变沉了,美丽的双腿自然的浮现在他的两侧。
- l( [" [( x# i- O' e  ( U7 o) Z0 m! p% h/ I+ C
  于新月又扭了扭她那美丽的屁股,然后幸福的道:“真好...学长你不知道,原来我期盼的就是坐在你的怀里,而如今我竟然直接把你骑在胯下了,真幸福。”
0 J; u2 j4 \7 X8 e  " m$ r. D& o2 h: V3 L( f; g
  “别说我欺负你哦,因为以前的学长很过分,所以以后人家也会好好的羞辱学长的,以后学长会习惯在我的胯下的感觉。学长就当是我在撒娇吧。”于新月笑了笑,用手拍了拍林逸的屁股。
" \  A4 N  [* ]3 r" R" @: J  1 y; x! A5 J9 ~5 F; s0 H
  “现在驮主人到桌子旁边吧,我可爱的小马。”
$ R9 |; c8 z& ]4 r+ f5 p  
9 L6 T+ z3 ]1 f) O' n+ |$ _6 o  林逸温顺的爬了起来,老实说处于一个女孩的胯下,给女孩当马,他还是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b7 i+ [0 e- {4 D! Q
  ; C- x% A- P9 b4 A6 z
  而且不得不承认,于新月长的又美,性格又可爱,而且还有她那标准的身材,身高161厘米,体重94斤。那美丽的臀部真的很有弹性,林逸的背部真的是很享受,更不用提在林逸视线中总一晃一晃的两只美丽修长的大白腿了。) f, \! ^& J* Y
  7 j5 d* u: c  t4 v. U  A# W0 z
  就连于新月脚上的黑色马丁靴看着都是一种视觉的享受。2 @. W/ i, L1 T7 `
  ' C/ J' v* m4 @$ U
  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他的膝盖有些疼了吧。
* n: q$ ]$ c6 W8 B  
( z* j' X1 z/ I7 g- `1 f% {  很快林逸就爬到了桌子旁边,于新月优雅的骑在林逸身上,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个黑色的鞭子。
" G7 D  N' ?8 f3 K5 [9 y9 \6 g  
: t" {$ H/ q7 ~' `; @! K  于新月轻声笑了笑道:“学长...虽然人家是个善良的人,可是学长要是不听话的话,人家也会履行主人的义务哦。”
" W, W7 A5 n2 g% {/ v9 @  r, k  7 }( g% d1 ^( r- U! t9 C" x2 N
  说着于新月轻轻的在林逸的屁股上抽了一下,虽然不疼,林逸还是感觉身子一紧。$ |7 Z8 V: o3 A, X
  
' C3 E) z' c/ h& M+ c; B$ F: r  因为林逸双手着地是没有反抗的余地的。也正因为如此马的地位才很卑微吧。
: |$ M6 G8 ]# L, S2 H: x: z  o  : l7 u3 T" V" |* d$ u% W
  不仅仅要被骑士骑在胯下,而且骑士的双手,双脚都是闲着的,可以任意的只配他们胯下的马儿。2 r! `0 [0 \6 j/ Y2 j. c
  
" k6 |4 z+ u$ W- Y/ f& }- l  “好啦,学长,现在服侍人家去洗澡吧。”于新月笑了笑,便站了起来。# Z+ d' s) l. Z9 c. ]1 d
  
( |( R! }6 O2 [0 Q. H  服侍洗澡??林逸的脸红的不能再红了。
# f) r2 K0 ?* ~- P5 i  
' h3 @) D* E) f  “学长,你先把衣服脱了吧,不然一会衣服可是会湿的。不过要注意的是头部依旧不能超越我的臀部。”
" g, h4 R0 Z- C& a# L  
) ^' i( K2 `/ C/ l  林逸按照于新月的命令脱掉了衣服,而且是用着很古怪的方式。毕竟头部不超过于新月的臀部还是很难脱衣服的。: p( o1 H! W4 T( ^" u3 Q, f" f
  
5 K5 s' W, d; ]  最后只留下一个内裤在林逸身上。4 I% [7 g9 I4 s1 T
  
' J( {/ ~. X2 \' ?+ a! n* K# }  “学长...你没听清吗?我要的是完全脱掉。”
7 r# J4 ~" D; L2 u9 l  
/ X9 R3 E8 i7 m, u0 k' ^6 Q  林逸红着脸脱掉了内裤。趴在地上,如同一只狗一样。" C3 ~2 q2 s/ D! B$ J) G. y4 _
  
- @' }0 l; Q5 S2 E  P  于新月满意的笑了,然后拿出了一个银色的项圈,和银色的锁链,套在了林逸的脖子上。
# y" B$ x. {3 H! W) |  ( \( ^) _3 b& r: O: Z
  之后还用她那美丽的马丁靴挑起了林逸的下巴。同时右手牵着铁链。仿佛在逗自己的宠物玩。/ N& I5 f* I" D& @* c! P2 y
  
& b; E6 o2 r+ W% d- b  于新月轻轻的拉动铁链,满意的道:“不错哦,现在的学长更像一只宠物狗了呢。”, A+ W+ m3 B5 L; B5 [
  
" {: K5 `4 i3 W; I2 r9 c5 C% u  最后于新月拿了一张黑色的布料,遮住了林逸的双眼,林逸就什么都看不清了。9 s, W. [& {; Q  A+ Q8 K
  6 g  D) v( S# u  |( j. V, \" I
  “嘻嘻,走喽,主人带你散步。”) ]" b4 k8 M# i6 b; ~2 s6 C+ E
  
8 b" {, e3 m0 ~; `) T* d' g  眼前一片漆黑的林逸,突然感觉到脖子上的项圈传来一股力道,就顺利力道下意识的爬了起来。但是因为林逸看不到周围的景物,偶尔撞到桌子椅子,便引来于新月银铃般的笑声。' W5 ^/ y: N- i7 u& \0 c
  
$ D8 a) p+ \. S  此时的场景很美,一个美少女牵着一个全身裸露的男子慢慢的走向浴室。+ j  m& Z% h% q& R. S
  
  t# N% X2 @5 F5 y- `6 [6 @" p  就像黄昏时,主人带着自己的宠物狗散步一样。
' i; w1 P3 \2 k+ g5 t$ s  1 @. ^* n( `6 T7 p
  很快便到达了浴室,在于新月的命令下安静的趴在地上。9 ?; D9 J( U2 a( s
  . x7 Z8 H, M+ t( y
  然后于新月就不客气的直接坐在了林逸的背上,林逸因为看不到。只能听到于新月换衣服的声音。7 T# l: q% m+ z7 p9 w9 Q
  
" i# S0 f3 o5 |9 W  于新月站起来,再次坐下,林逸顿时觉得背部软软的,并且热热的。
, t! i9 J, x% _/ L  / c  u/ }0 L9 M3 [& f- P7 q
  并且于新月的臀部更有弹性了。林逸突然反应了过来,此时的于新月应该脱下了牛仔裤,直接穿着内裤坐在了他的后背上。
7 v* H, N+ p! R# N$ \  
9 s# ^& B6 k, V8 S' d# K  然后于新月再次站起来,之后林逸就感觉到一个光滑的,热热的,软软的臀部坐在了他的后背上。  y- `, F, v- T' X) d
  6 h' C+ g( W! _6 T) `# u
  这让林逸热血沸腾,他还是第一次离女孩这么近。
- S  y- r$ F+ |0 A: j9 f& W  
. N9 `6 E  G+ H  如果林逸能看到这个场景一定会终生难忘。
  @" G! `' Z; n! P; \; o0 ~  
: K! h" ]4 L7 f* U  美丽的黑发女孩,全身裸露着洁白的肌肤,那美丽的白白的大屁股毫无保留的骑坐在林逸的背上。  k; Q) M' f! g0 z* d
  5 L& X1 Y. C7 p0 I$ W: o5 y
  “嘻嘻,学长可不要偷看哦,不然新月会惩罚你的。”
/ [6 @3 E- a. K0 K6 L- x  
& P3 R: _2 V% v/ R  于新月嘻嘻一笑,便由坐在林逸的一侧,变为跨坐其上。手中牵着铁链,轻轻的拍打林逸的屁股一下。
* x' ?6 s3 o1 m+ a( p% y5 s  y; [  1 K+ _0 V7 a4 F) l  W9 M
  “走喽。”7 d; G/ U6 v7 t% g, H7 U
  3 k; }' P9 O9 q! i- @
  于新月那雄伟的双峰,不停的晃动,美丽的胯部,臀部,大腿根都骑坐在林逸的背上,那真是一种生理和视觉上的享受。
# v* @4 h! S0 `& ~  5 K' a! |. y" l+ U2 b, g
  就这样林逸驮着于新月进入了浴室。
1 K! `- N  v$ D  ~3 M( e- {  1 T6 g' c! N7 @! e, d
  (十)浴室间的服侍
8 l( K- z0 z' u# g# b* w* b# `  , l+ K" q2 I  H0 W
  林逸有些激动,于新月的美臀在他的背部不断的摩擦,而且是毫无保留的,再也没有了牛仔裤的阻隔。一股真实的,肉肉的质感在林逸的后背传来。% u! @2 I3 }( G
  
& s% @, N2 \9 V$ E3 P. \4 Z! i  于新月那雪白柔软的美臀,由于林逸的爬动,不断的在林逸的背上抖动着。
" Y  Q- ]: k* y5 d0 r  
& I) h# J' c% g0 V1 N  能被如此美丽的女孩骑在胯下,也是一种幸福吧。. p# g& V; T2 E
  
! y3 H# d/ c* M! b  ......
0 V) n9 |9 }9 r3 _. N  
+ e& J4 I+ b- B* {  很快一股淡淡的清香飘到林逸的鼻子里,林逸也感觉到此时的地面都是湿的。远处还有流水声。这让他脸红了红,这就是于新月平时洗澡的地方吧。+ }6 J2 F- J% m' P
  / D; p; @- z$ V0 [2 [
  “欢迎学长来到人家的浴室,嘻嘻,虽然是用爬的。”于新月笑了笑道。& N- f2 t/ c/ ~& E" C) r+ g
  
& n) B- w, l% X1 D7 D  骑在林逸背上的于新月轻轻的牵动林逸脖子上的铁链,来控制林逸的方向。7 C6 w! T* [1 s& s
  $ V7 r+ d5 L( @4 y" f( D' h* {( L( D
  最后在淋浴喷头下方停了下来。然后绑住了林逸的双手,命令林逸跪在地上。* u0 d4 D; J% V. y( W
  1 c$ t5 }; D  o+ I7 e. |
  于新月则是骑跨在了林逸的脖子上。那美丽修长的双腿轻轻的夹在林逸的脖子上。
  L! S7 [! g/ u  [# M* A8 e4 o  
3 V' N( o/ g. y# [! F) U  “学长,我先冲冲水哦。”于新月说着便打开了淋浴喷头。
# A/ U* U+ k$ o8 U; G# E# _+ j  
" A. [  @0 N8 H. g9 N  没过多久热热的水便淋到了林逸的身上。这让林逸有些兴奋。) |$ @! O( Q" w4 h
  & V; M3 {# Y9 W5 S/ J
  因为淋浴的水先经过于新月美丽的脸颊,然后在经过她那白泽毫无赘肉的上身,在经过她那美丽的丰臀,最后才流到林逸的身上。% v1 I; g* T# k) _2 j0 G% B
  . p' d( L6 m# w, N2 w
  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用过的水流到自己的身上,不由让人浮想翩翩。
  s) l7 R# W, o3 j9 a5 k  6 S$ f5 [) n: _$ [
  水将美丽的主人身体洗刷干净,然后将污物排到林逸的身体之上,这让林逸很满足。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林逸已经渐渐的放弃以往的尊严,开始接受了这个新的奴隶身份。
  H+ A5 u3 m, S& }4 `$ K  
) ^$ C$ `3 S& Z  大概冲了一会水,于新月便站了起来,那美丽的臀部离开林逸的脖子,竟然让林逸有点恋恋不舍。2 ^2 S! q6 k" W5 M
  
: T( {0 w5 E4 Y  “嘻嘻,学长帮忙学妹擦拭一下身体吧。”于新月看着跪在地上的林逸说道。
; R+ T5 r9 L( z# y  
6 E2 C5 \8 `" [) w9 y" p  林逸有些为难,他的双手都被捆住了啊。) I: v" U( j5 L! e  l7 f0 V* ^
  # Y' H! o: U" V: f0 H! m0 @7 M5 d
  于新月调皮的笑了笑,道:“学长在疑惑什么,学长不是还有嘴的吗?”
! S2 A1 `( r! ]0 p- i4 Q) b6 \) k  
! b7 P+ f4 n: u  说完于新月突然把一个硬硬的东西塞入跪在地上的林逸的嘴里。然后用力的一挤。
6 R9 [$ f: r* z/ E4 i/ \) K  
2 r; L2 s; h  F$ E3 K( Q- L. w  林逸眼睛睁的大大的,感觉到一股浑浊的液体,甜甜的,如同牙膏一样的东西进入了他的嘴里。
/ l$ P1 b2 l; {  % J( J& x, z) {0 v2 r1 m! D/ O* G
  过了一会林逸才反应了过来,那应该是洗浴液。于新月竟然直接把洗浴液直接塞入了他的嘴中。  T$ V8 ^8 t- G, r  r- O
  
) M* O/ h& B8 M! V: g" c$ u  然后于新月开心的笑了笑,用她那玉手轻轻的拽住了林逸的头发,然后用力的拉了过来。
! G0 X$ }3 j$ f9 I/ s0 p5 K; p  $ X/ j/ ]' S7 k& }! {3 `
  “学长,要听话哦,之后我用力,学长就顺着我的力度方向移动。”
# J0 ~- s5 [6 e. W! j+ G" w; p& h  7 V9 ~3 k5 C* a8 M4 c7 p5 \
  说完于新月就轻轻一拉,林逸也按照于新月所说的一样,顺着她拉的力度方向移动。
9 m2 y6 |0 {  `, o8 p/ }  ( \2 X+ }0 B) l  b4 b* z4 V
  突然林逸的嘴唇亲吻到一股热热的,软软的物体。
! n5 _6 }  u4 O& H  
7 B  |) b* C( P; Y6 ^8 |5 Y% h  “嘻嘻...学长就先从我的腰部开始吧。”" `2 q- _0 i9 Y; g7 Z1 l( a: M
  ! ^  X- t8 c! l9 b+ G, c$ O: V
  林逸感觉血液都有些热血沸腾,不受控制的伸出那充满洗浴液的舌头,开始在于新月那雪白的蛮腰间舔舐了起来。6 g1 n/ q9 d; T( L' D
  ' S% O0 s: I, h, b  C
  好光滑的皮肤!!林逸在新中不由的感叹道。
/ B$ P- `6 L6 g) X+ [/ r% |  
% ~! o( m7 ?' T8 K  “学长的舌头真舒服呀。”于新月轻声的笑了笑,如同玩耍一般拉着林逸的头发,在自己的腰间不停的移动。$ S" i+ i6 c2 Y- D9 E1 Z/ w
  - e3 E: f, n, `' N: w3 }8 W1 z
  他的双手被捆住了,眼睛也看不到了。* b" p6 W% a2 a
  
# n8 Q$ q0 }. }1 O3 j4 |9 a, u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从嘴里吐出洗浴液来清洁于新月的身子,一时间,林逸有种错觉,他好像真的是一个无生命的浴液一样。他索性停止了大脑的思考,顺着于新月的力道不断的移动。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于新月来操控。& ?8 Q/ G8 f  ~+ R4 K/ F% Q
  - B2 g5 h9 f" [5 G1 ?: K
  刚开始于新月还有些羞涩,但是看到林逸温顺的模样渐渐的就放开了。8 L3 q- E4 l# C7 U% J
  & ^( L+ m* d/ U' u6 m& b5 z% T
  她闭上眼睛,惬意的伸展开身体,嘴中哼着歌曲。然后抓着林逸,如同抓着一件毛巾一样。  p3 b. p/ q! x* _2 O
  # Z* a8 }& g4 ]
  从肚子,到腋下,再到手臂,到后背,甚至那敏感的双乳。
# h# W  t8 o( y! s) y8 b# G' K; ^  
6 _; ^) E3 F# v; c! Z  林逸也很配合,从远处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少女在使用毛巾擦拭身体。只有离近了才能看到少女手中哪里是毛巾,手中明明是一个男孩的头部。男孩张着嘴,伸着带有浴液的舌头不断的舔舐着。
  L/ l  ^8 o* z3 H5 ^6 g' k2 f  5 U* X% q& M/ B7 K. @
  接着林逸的头部被压低,开始舔舐于新月的小腿,虽然林逸看不见,但是他依旧能感受到于新月小腿的纤细与美丽。
, e8 w6 U% l; t3 c( V  
( b& P3 q; k4 i4 c! c  林逸开始主动的舔了起来,于新月也配合的把她那美丽的长腿抬了起来。
. A3 n7 B1 g* _/ |, Q  
' e! ?8 i% T# G6 Z1 x5 J  林逸的嘴从小腿,慢慢的到脚脖子。& H# w, M8 C/ |6 y
  
8 g8 d/ ]  O9 R# z' |' M. l9 `1 a7 S  最后达到那如同珍宝一般的美脚。那美丽的五颗珠宝被林逸贪婪的含在嘴中。
4 G& ?! i9 i; E5 c: H  
5 [2 q- q! d+ p/ Q1 N  于新月满意的看着允吸她脚趾的林逸。' g8 ~  m# @5 p0 ~; t
  ; V: `/ t  D( |( ?
  “好啦,学长,人家的脚趾差不多干净了。”于新月笑了笑,然后把林逸的头再次向上拉,拉到了大腿根部的位置。那里于新月的肉相对比较多,林逸舔起来也蛮舒服的。6 J3 F8 [. ]8 K: o" ?
    j3 x5 M2 K7 C
  按照于新月拉动的力度,林逸轻轻的吸允着。突然林逸身子一僵,第一次没有立刻按照于新月拉动的方向移动。虽然林逸看不见,但是也清楚,于新月拉动的部位是她的屁股所在。0 T% Z, x1 Z7 P2 K. C* N
  # l2 ]9 Q# k4 o4 D" X+ i. ?
  “对不起啦,学长。虽然这样对待学长有些过分。而且貌似太侮辱学长了。可是...现在的学长只是人家的洗浴液而已呀。人家洗澡的时候总不能不洗屁股吧?”
7 X' y- S3 B% [1 g+ y$ `# t  $ N) `  z/ W4 [7 I9 v" @" A* J
  哎...林逸叹了口气,他也没有拒绝的权利了吧。
" X6 j; Q, ^/ a- |% {7 t7 H+ C0 u  
0 W8 D7 U5 t! y, P4 _  便不再抵抗,舌头轻轻的舔舐于新月那美丽的臀部,嘴巴不停的张开,就像不停的亲吻于新月的屁股。
9 i' q) W; d. l' ~) L7 {  
6 @! a% n, t) T5 P  于新月看到林逸的样子又开心的哼起了歌。
0 E3 O/ J+ G6 x1 z  
2 ^. g0 W! `4 h* n# w# j  “洗澡真是件享受的事情呢。”+ c8 _5 Q) j7 E2 W5 k% `
  
) V" q8 g/ m) J/ a9 K9 i  说着又把脸色红红的林逸拉到了她的胯下,用林逸的嘴轻轻的擦拭自己的下体。这让于新月的脸也有点红。好痒呢。
  K* V$ `8 ?1 k( e1 y/ m  , S8 ], n' R/ W7 Q6 Q9 D9 A
  林逸的嘴里此时都充满了于新月的味道。, V' g6 _! j3 {0 H, {& D4 ?
  
' b6 ?3 O; @* B( d- V! g# v* }  ......
/ y6 M# k5 A: {2 B# U  ?6 M  5 Y  v: n0 @( j9 I6 ^
  于新月之后又冲了冲水,把身上的洗浴液都冲掉之后露出了洁白美丽的身子。0 w* u! g& @# ]: y. E- s
  5 u- p( \1 s  I. ?1 E. Y
  于新月照下镜子,满意的笑了笑,便轻轻的拉着林逸朝着浴池走去。
* }% {! [9 k' l- {& Q3 _! l9 s  y    X7 Z& i: L2 O! k  c4 G
  此时的浴池还没有水。2 n- d! f* x- F# c1 B6 S* c
  
0 H. v: A/ g! C1 I9 p  于新月命令林逸躺进去,然后不仅仅是捆住了他双手,又把他的双脚也捆住了。躺在浴池中的林逸一时间有些无力。仿佛是遭受绑架了一般。
; C' m  H) D9 n  G0 N( [  
! \/ |8 s4 t% F0 E2 [0 W  h  “嘻嘻,学长今天好乖哦,所以人家就给学长点奖励吧。”于新月笑了笑,然后竟然拿开了绑住林逸眼睛的黑色布条。0 B- `' g, p7 Z' V8 f# Y
  4 o5 r' i$ y8 ]
  林逸只感觉眼前突然变亮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出现在自己面前。
" r( j$ q* `! ~$ @  & b' R% G! {! |( ~
  刚刚洗完澡的她更加的美丽动人了,尤其是她那美丽的黑色长发,在水冲过之后微微翘起,柔和的在双耳旁自然的垂下。一种出水芙蓉之感油然而生。' S6 K' \& j. T/ U1 o+ q; D$ b  V4 P
  ; o. @8 R5 P2 j& _/ _
  洁白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最为主要的是,少女那双乳还有其它隐私的部位都完全的暴露在林逸的眼前。; C) V! Y% q4 B0 @5 H
  - r: q8 e" @/ R' `; m, {! z# A( O
  林逸感觉热血沸腾,脸涨的通红,磕巴的道:“你...你...怎么把我的眼罩给拿下来了。”
4 v2 _% C, u4 t4 n( \  ! K1 c* ?2 i5 g% |; e
  “嘻嘻,都说了给学长的奖励呀。学长,我美吗?”说着于新月还原地的转了一圈,那美丽的丰满臀部一闪而过,让林逸眼睛都直了。
2 o+ T8 e1 f/ X$ y# m  / i* f: h* k, Q( Q& i: F! X
  “美...”林逸吞了吞口水的说道。
! W9 ]3 U) h0 L" L  w  D  
) p3 Y7 t' |2 i- h  于新月歪了歪头,眼睛中带一丝不怀好意的道:“既然奖励已经给学长了,那么人家也要不客气的使用学长了哦。”
# D& H) T) r/ I! r5 V1 d- K: f  
' ?7 d$ a, S, M1 D% U* y  说着于新月便优雅的抬起腿,迈入了浴池中。于新月那雪白的身子离林逸更近了。$ I* a( i+ X9 U* U0 o, k7 m
  
$ j& q$ F7 `8 |" Q  J: B  看到林逸痴痴看着自己的目光,于新月轻轻的一笑,然后柔和的跨过林逸的头部,那雪白的屁股对着林逸的脸。微微下蹲。1 S! o+ I) S& w8 D6 l
  
, k) ^- F0 k) P0 Q% X" B. S  林逸此时的注意力全部都被那美丽的屁股给吸引了。
+ W6 P% F* ?1 t  * [1 s6 [+ Q" Y: x  p$ e
  没有了内裤的于新月屁股是那么的雪白和充满魅力。, V, }2 r, `2 h* u, Z
  
: D- K8 t. y( f  造物主果然是不公平的,为什么把眼前这个女孩造的这么美,就连她的屁股都这么美丽。
; ^/ C! U4 X6 V, D, H1 n! K6 S  3 F7 ]1 `% G# ~! r
  能见到如此雪白的美臀,竟然让林逸都产生了一种死而无憾的感觉。
9 O) N! F# P2 T2 W' ^  u; K  ; L) D2 s7 a* j
  已经半蹲的于新月微微的回了回头,看着躺在地上的林逸,调皮的的说道。
# i3 L0 p2 B% G0 Z  
3 }+ e& I; \. U6 f- D/ D! u3 y- B  “嘻嘻,学长,人家的屁股美吧,不过摒住呼吸哦,人家要坐了。”
+ T& i4 z( B4 a. ]( X  8 Y# D- \- |* S7 s" u+ H" H5 C
  (十一)浴池中的窒息
; z$ Q$ n; ?8 d6 ]  
/ S1 _6 H  l+ G* R+ l  说完于新月便回过头去,同时那雪白的屁股在林逸的眼前不断的放大。" f1 p1 v6 \7 d, `  b! G% G
  
% p- {) j. v5 |! D6 v' P  视线真是个奇特的东西,林逸一直觉得于新月的臀部美丽并且稍微带有肉感。# `3 ?( a, n$ T) I
  9 \0 J! I; G  X3 d% K
  并不会很大,就如同一件精美的瓷器。  Z& q# n* e+ F, G- v
  
: F' W4 H# B3 U9 V# u/ r  然而此时他改观了,他视线的全部,他的世界都被这个雪白的硕大的屁股给笼罩了。# e" v" d& y( m& n, W  W4 p
  
/ k: p- q; g! v+ r/ Z( J  林逸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样意识到自己的渺小。7 S5 v/ N6 |) P
  1 _! c1 T, D2 Z7 U3 {2 |
  就如同天塌了一般。于新月的屁股就是他的天。
: F0 R, f6 O/ I( S8 f% U5 s  
6 u* h+ j+ Y  _1 R* O* S# K5 m  没给林逸思考,幻想的时间。几乎在林逸浮现出这个想法的刹那,那雪白的屁股就压在了他的脸上。
8 m# X, Q2 Y! d+ P. E  3 [0 O) q( ?) t2 x& m
  林逸的世界一下子暗了下来,一股洗浴液的清香传入林逸的鼻子里。
; k7 N8 q, Y% p3 c  2 V& W6 d4 G% K5 a' [
  一个肉肉的有弹性的物体轻轻的碾压在他的脸上。
" I4 y& h6 ~7 w7 Q  
1 Y7 d- E2 l5 V2 w  那个有弹性的物体还调皮的扭了扭,老实说这种感觉还挺不赖的。8 E/ C3 Z' X0 A; i& v
  3 a5 e$ M3 X' e! w- t
  因为林逸的脸被于新月的屁股压着,只听见上面传来朦朦胧胧的声音。- n" e( X4 C& g) N6 s4 C
  
: \( O2 m' W; S8 L& F( F  “学长...忍住疼哦,我要坐实了。”0 R  q: o$ e* q  \6 S  j
  . w+ K$ r' f% y$ y
  没给林逸回复的机会,林逸觉得原本温柔的黑暗世界一下子变得残酷了起来,并且是那么的突然,于新月的屁股就像是一座突然喷发的火山一样。, p  j. @: N# B& d
  
3 V; H4 S; Q; S: J( k7 N& g  ]# z  顷刻间原本轻轻的贴在林逸脸面的美臀,以超重的力道下压起来。3 q; F6 V' V( F! A& C
  3 A& y1 ~6 `7 e9 z+ M
  林逸的脸瞬间被吞噬,飞快的陷入于新月的那美丽的屁股之中。
: D) ^& v& C5 T& Q! g$ Z  
; K( J% A; Z; R+ h  紧接着面对的就是如同头部要炸裂一般的痛处。
) [7 ]# E: c' j# F4 d0 R. f- f4 }  . M" f9 f5 I8 i
  疼的让林逸差点喊出声,于新月的臀骨,和浴池中坚硬的瓷砖,两者差点把林逸的头颅压裂。4 S9 M4 j; |8 k3 X9 a
  
6 t4 w& W" x7 V/ x  鼻子立刻感觉酸酸的,眼睛黑黑,头翁翁的作响。! h* v$ M. L- l1 p. ?& e9 u" n
  . S+ h2 {8 Q) `0 }4 U3 D
  由于林逸的全身被捆绑住了,此时的他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 Z9 O( z" Y* u) e# U5 N  
  |/ G9 l& y: Y* N  r/ U0 `6 n$ g. L, C  只能呜呜的叫着。
7 F6 [5 o/ U& c0 r. U  
  p' H4 }, X% F% q! D! G  于新月歪了歪头,笑了笑,便把她那优美的双脚也轻轻的踩踏在林逸的肚子上。
) I, S* i/ s2 I# G  4 v2 w) k/ A$ h1 {1 ^: X
  双手轻轻的抱住膝盖,如同一个可爱的少女一样。! z$ _; ~* b6 h$ R# p6 O4 X2 i
  $ G( u" f- L6 K0 W& r0 K$ l  r% y3 P" e) r& E
  然而此时她的体重全部都交给了林逸身上。8 Y! {- c# B8 e
  0 c" R9 G6 P/ D) ]4 q
  林逸双手紧握,觉得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如此了。一只对坐脸抱有期待的他此刻仅仅想于新月的屁股快点离开他的脸。
1 @: I) _6 Q% P7 R, `  
0 M9 j- n# W: K0 R$ s/ J- }  然而时间是那么的漫长。1 t& p2 A" Q! L. P9 F# b
  . ?, e& \  S( O7 P* ^6 w
  随着时间的挪移,林逸感觉脸上越来越沉,头也越来越晕,唯一庆幸的是于新月没把他的嘴坐满,他还有一丝空隙呼吸,不至于窒息而死。! M* t2 G( _! q3 r; G( q
  
" {$ c0 c* m. P* q  即便是如此林逸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
4 i6 r- y6 I/ U  $ a" F( v7 K% T5 \6 o9 A3 Q
  林逸有些迷茫了,这就是他一直所期盼的坐脸吗?2 w1 l' E# w+ ^. a3 a
  + P1 U0 E& P# J$ \, a: P
  可是...那不是应该很享受才对吗?
9 X8 S/ h3 L0 e' W1 k. ?' K  
( Y. r4 r+ q0 P4 F) f, Q  此时他才想起来一位网友说的话,其实那些看起来很享受,看起来很舒服的东西,实际上是很痛苦的。, p# O$ ]% f1 O& Y5 r5 C$ W
  $ X+ f% p( a' G  r. g; }
  当林逸意识到这点之后,又对主人和奴隶产生了新的认识。
5 T: S# z; N) Z/ X0 T+ @' f' u  % A  c2 `* {* Y" V; Q! O& w
  他一直都是作为奴隶的角度享受着,幻想着被美丽主人支配者,幻想着被美丽的主人坐在屁股底下。& x3 C' N$ i/ B
  6 ~: c  I" Z) D5 @' {+ F0 U4 U5 V9 k
  可是,奴隶仅仅是奴隶,永远不会有享受的机会。
% m2 q- s# q3 Y$ b  
- d! f6 U+ q* ~  y  如果奴隶比主人还享受的话,那么世界不就乱套了。& B: J% x0 X- i2 e5 a* S7 U
  
* _5 D4 @" c! P+ L8 L  林逸开始幻想于新月那美丽的臀部坐在自己的脸上的样子,主人她一定很享受吧。
, p1 t$ ~; Q+ T# _3 z  
  Y0 _7 H6 c- t  身为椅子的他不就是为主人提供乐趣的吗?只要主人能够有一丝的快乐,那么他此时每秒受到的惨痛都是值得的。. Z3 `$ u+ o% l7 O: s7 [. e! c9 w
  
3 L- U% g* I$ Z  c  即便是此时在痛苦,依旧不能改变那个事实,此时于新月那美丽雪白的屁股正坐在自己的脸上,那是一个多美丽的屁股啊,这不是自己一直期待的事情吗?9 T2 \+ \3 u' S
  3 d: O2 i0 B/ }9 g. x
  林逸咬着牙坚持着,并且催眠自己,这就是自己一直所向往的事情...: y! q% e: F# r9 P+ X- ^
  5 X0 ~: {2 J1 i8 }% X' m+ ?" v
  慢慢的林逸的脸和头部都有些麻木了,反而感觉没那么疼了。这让林逸稍稍能喘口气,不过自己的下半身被于新月的小脚不停的玩弄,偶尔会触碰到自己敏感的地方。让他不停的吸着凉气。
: c8 _4 Q7 l2 q$ G% [) c- e2 y  ' X7 O$ A1 C' z4 n2 G
  玩的差不多了,坐在林逸脸上的于新月突然说道:“学长,那我开始泡澡了哦。”' l6 b2 S; \3 j. I
    A3 X& k, {  |# ^3 q" A
  泡澡?一股不详的预感在林逸的心中产生..." o& N* l& [" o; B  h, F/ y$ K. @1 _
  ! m. s) \# p# U( a8 k+ G4 m- U' K; p
  果然,一股温暖的水流逐渐的浇盖在林逸的身上。6 m3 k, B: K' r. c1 ~2 L. [
  
4 G9 T) `' v. X% p" x  哗哗..., J: W  e0 C1 d% A( b. I( b
  3 u8 x7 j6 `) a5 @
  慢慢的林逸的身体就被温水给覆盖。
; Z: G! [' i$ A6 r( d- w  ) M$ G" K4 }: m, ^1 n, ^
  “呜呜...”
( m$ q4 s2 d0 P9 {  A! I  
' \- j6 p  S) k* S  林逸在水中吐出了几个水泡,他的全身开始挣扎了起来。因为原本于新月的屁股还留有缝隙,现在被都水给淹没了,林逸他再也没有了空气。很快现在中就再难看到林逸的身子。都被水所淹没。
4 T: M4 E  `/ v6 w  
9 N3 b7 k3 C' Q5 S/ i9 P! T  无论林逸如何挣扎都是没有用处的,他的双手,双脚都被牢牢的固定。唯一能动的头部,被于新月优雅的坐在屁股底下。想抬也抬不起来。8 _$ c+ O7 C, S2 }# o% w
  
' S& _0 ^# s: \# p8 n" f  等池水达到了于新月胸部的位置,她便停止了水流。- \+ v) S6 S. J! I6 u  m, M3 N
  2 w7 K" u& t; l/ m- v
  于新月闭上了眼睛,有些惬意的享受的温水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身体。8 V/ f  I5 e, l* @
  " C; u4 p( y7 n: ~
  林逸在她屁股底下不断的挣扎,也给她带来了摇篮般的享受。
3 A5 G+ h$ Q) X$ n8 D7 O' N* h$ X  
# ^* Z3 V' D* {) V, k  此时的景色很美,一个可爱的女孩用她那洁白的小手轻轻的挽起池水,轻轻的让水洒落在自己身上。如同一个美少女在戏水,这么美的画面如同人间仙境。- L4 m* X8 j( C' z- j
  
' p! t" Z2 M3 X) {( n5 P9 f- @0 v  于新月有些好奇的望了望自己的身下,一个模糊的人影处于水底,如同一张人肉垫子一样被自己坐在下面。2 m% q& X' m; T" V$ Z" P' m
  
2 \# r" _# R) q5 E& I# m  被于新月狠狠坐在屁股下面的林逸,满脸被憋得通红。虽然因为水的原因,压力轻了几分。可是他现在已经处于处于极度的缺氧状态。
# Z  X3 R0 P# k. {3 R9 v* Q3 t, u  
# @! }" ]$ T/ K' ^- P$ e  大脑有些发昏,一股即将死亡的预感充斥在他的心中。
, T+ o  ~, c) b4 U! m) _  : h! s% f  e3 L( P. ^" }8 T
  自己...要死了...
1 |; F5 U- |  y  . g6 M/ z* C# v" y: m9 ?- m( a% s; S+ O
  自己最后竟然会死在一个女孩的屁股底下,死在一个正在沐浴的女孩手中...8 n  V: S  P2 e7 U5 D
  
( `, b3 `9 k/ t  过去的一幕幕,如同回马灯一般的不停的在林逸眼前闪烁。
$ K/ |5 D! x, v! Y' c% s" ~  
) C  s2 O- s8 x! v: z: y  他...不想死...2 `" ]- _: L2 ?6 w
  
4 p: m; D  |4 `0 W* ?  就在林逸绝望的刹那,于新月终于抬起了她那雪白的屁股。林逸也用尽了身上腰间的全部力道才坐了起来。
$ T% [8 B2 \- D$ L% a  
8 N, z2 ]; y9 _! F. b. S6 L  噗嗤...
0 E8 ~6 ^1 ^, j  . O+ G# R2 L3 l/ K
  林逸狠狠的大口呼吸着,水中原本昏暗的视线一下子明亮了起来,视线在恢复第一刻,林逸就看到那个差点闷死他的雪白的屁股。
; ?3 p+ ^8 [0 h  K  
& h- X6 ~  [9 w; p& ?7 e1 C1 ~% r  因为此时于新月依旧没有站直,而是微微半蹲着,那雪白的屁股里林逸的脸特别近。林逸甚至能看到于新月屁股上的滴滴水珠。自己刚才竟然险些死在如此雪白美丽的臀部的手里。
5 s9 K9 b/ ~. p  7 h. l6 P$ B8 b* d( F5 X( `
  于新月笑了笑,转过头看了林逸一样道:“学长,我只给你三秒时间哦。”
$ X( {+ G# k2 [! L! ^5 Y+ T" I  7 i2 G: z6 m3 E% i
  林逸微微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就发现那个雪白的屁股快速的向自己的脸压了过来。
7 B/ c0 p$ F6 z" L) Z3 p3 O( r7 u  8 Q( A( U6 \& |' j
  噗通!!9 w3 a+ ]( v9 _' U( _. m
  : b' Z6 t9 z! @9 k' D  Y3 |
  于新月那美丽雪白的屁股,再次狠狠的压在了林逸的脸上,一直把林逸再次的压倒水底。
: i& e! p" \/ b" t: T0 A7 l' h6 z  
+ w1 @) n" y6 p# T8 `  F' Z  “呜呜...”/ u  W# x3 w/ I8 E; w
  6 K0 v6 C# z2 z! R
  短短的一秒,林逸的后脑再次接触到了池底,他的脸再次被那雪白的屁股所覆盖...
; G9 G2 ^5 V  x# g$ Z  
; U+ y' ]  v# ]! @  ......
3 L4 [* r9 ?' H# [1 c( O0 |  
) S% Y. {! Q3 e7 }8 p1 a' z  窒息感再次浮现,此时的林逸甚至都没反抗的力量,林逸的嘴里和鼻子里都呛满了水,一股血腥味不由的在嘴里传来。
; m' \0 }% b- |$ Y# ]2 \- t0 u  9 F1 C7 E8 U8 r% r; B
  林逸强憋住气,可是于新月那屁股就如同一块大石头,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移动。, [. Y$ o! L7 f9 l. F
  
& Z$ j/ f/ z( V! e2 ?5 W  最终在林逸快绝望的时候,于新月又站了起来。& p$ V4 v% m- n/ C/ V
  / U4 ?, R. c; ~. K2 }
  林逸看着脸上不到一厘米的雪白的屁股,心里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G+ J  t  s9 U& Q( y
  
% m0 M8 j. W3 Y) w- Z2 s6 E# m  那两次都有接近死亡的感觉,也许于新月在晚抬一秒,自己就真的死了...
( l8 }) @' Y  u) {  
6 b$ j7 h1 a8 w  m" H8 U  于新月轻声笑了下,道:“学长,还是三秒哦。”
" L& z: f) q: ^/ L, k0 `3 q  
9 N7 |7 M( d+ J/ M! B* S( v# }  林逸听到这话,整个人浑身一颤。7 w8 i% f* S7 \
  
2 l& X- X1 y+ m- e" i0 S  “不...不要...求你...”林逸的眼神中浮现一丝祈求。如同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宠物狗,可怜巴巴的看着主人一样。因为水下的窒息实在是太可怕了,那是真实死亡的感觉。他只希望于新月能放过他。' h- y4 M9 a- o: r) K( v
  
9 o, c' b4 {% }: P4 G  于新月笑了笑,仿佛没听到林逸的话一般,那雪白的屁股再次把林逸坐到了浴池之中..., b6 w# Y; Y! ^! f1 y3 b- t, z# W
  6 R/ E: k% y+ S
  接下来林逸都经受了地狱一般的折磨。
7 m/ y# M9 Y. b, m1 `# Z/ r$ D  
' i; V5 f% d: M! k( c5 z/ z  “求你...不要,求你了...”6 N: G0 w; z% B
  
; i6 T1 q$ \+ j1 Z. p* r8 I  s" `  “呜呜...”
' r+ T$ _+ N0 I* h! @2 K, f+ q  2 p% M, |' a) A
  “求您了...放过我吧。”) {0 }4 g9 r5 @, h- _
  
2 m# }2 |& M: s/ e9 r2 `0 ]+ M, z  “求您...”
+ m  x" {- L/ Y; h  8 J. T8 T2 M' y$ G! a: c
  “呜呜...”9 Y; q- F0 _" l
  
0 i' G+ M* J; ^4 z/ W1 |+ u  ......, @( o; r! q7 }3 T
  
, M& U1 Z* S  Y  已经记不得是几次了,林逸喘着大气,看着于新月那雪白的屁股,如同看着一个死神。此时的林逸神情已经绝望,再也没有了以往的骄傲。: Y6 g+ T5 Z$ L" w# s- e% y
  
" P# D$ U/ Y  _5 {1 v  “还是三秒哦。”那死神的悦耳声音再次响起,宣判的林逸的命运。5 T8 K6 t6 ?- R# A
  
' l: j+ A: p8 {4 g8 _1 M, G, ]& @  “不要...”林逸彻底的崩溃了,在这一刻林逸只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无助卑微的虫子,而于新月就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动一动手指就能决定他的生死。. X6 g. p/ u; o2 u9 f) F' j
  
% _0 |6 A* \$ }" @' Z5 O  在于新月雪白的屁股即将向林逸压来之时,林逸面如土灰,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脸飞快的贴在于新月的屁股上,伸出他的舌头,在于新月的屁股还有肛门处舔了起来。4 c; `. u% E0 ~
  ( W' k( `: e! ]0 b% S
  “不要...求求您,放过我吧。”
- ?3 M) d. E6 y8 R8 S2 R5 l7 h$ @  
; e% F4 m% d5 u5 h* e  这一次于新月的行动终于停止了,也是第一次超过了三秒。
. p& i0 A$ r/ e3 [% P) v  
6 m9 G* m8 P, x# H- {. X; |# _7 @  于新月微微半蹲,闭着眼睛,享受着林逸的服务。
( m7 ]* }3 Y0 n' K  7 J! T- O& h! v) I6 d
  “不错哦,学长,现在新月真的很舒服,所以就多给你些时间。不过要认真的舔哦,要知道你现在每一秒呼吸的机会都是舔我的屁股换来的。所以只要你停下一秒,或者舔的我不舒服,我就会立刻坐下去。”
# q& x) {2 j! y. z' n  ) Z1 b% b( f: z
  深深的耻辱感涌上他的心头,他连呼吸的机会都不属于他了,还需要舔于新月的屁股来换...2 o0 u" g# f4 j& T; Y. A6 i5 Z- m
  
3 O) B& N  v5 C9 k( m3 F  然而林逸的脸上充满了畏惧,根本不敢停,卖力的舔着于新月的屁股。为得只是几秒的呼吸...
, [& E8 k* v: }; Y2 G  e/ ~  
+ y/ i( P* f& f7 H2 F) V  大约过了十多秒。于新月抬起了屁股,然后优雅的转了转身,那美丽的胯间对着林逸的脸。  _. g  y2 I# E8 l! g
  
& T5 ]/ h* _6 w* o  “学长,看着办吧。”于新月露出了一个美丽的微笑,如同一个精灵,又如同一个魔鬼。让林逸深深的打了个寒颤。+ p/ O) k- p( t; ]( B; L1 Q- z0 S. F
  
! ?; o( S6 m: w! I0 g9 f- c  (十二) 洗手间中的柔情/ f2 L! n. c* |6 U" K
  
" s) b" r/ E6 A2 b  t. ^7 S  于新月那表情让林逸迟疑了一下。
$ j7 }/ ]' j8 @' h) Q: d  - {: L3 E8 u' |$ m, O5 ~
  这让他有些抗拒,也有些害怕。
. H8 A, S/ j( ]9 i) p' B8 S  ' I5 }  n) E. f! W
  于新月不满的撅了厥嘴。
8 `1 A0 q3 n' V3 u, J; d  ! e3 T' n) f8 l
  “学长...看起来你很不情愿嘛。”说着于新月便抬起了她那美丽的小脚,轻轻的点在林逸的嘴上。
7 L: O" \$ Q" c- [0 g+ T5 W0 f3 G  
7 x% c- ]- ^6 W. D: j" D9 U  林逸只觉得于新月的脚滑滑的,甚至还能闻到一股清香。然而林逸却是没时间享受,而是一脸畏惧的看着于新月,因为他已经明白于新月将要干什么。/ I$ {# B7 r3 H8 b/ _* Q, F4 r
  
  d& D. _/ w" K6 z2 g  果然于新月轻声一笑,便慢慢的用力,把林逸的脸踩在水里。
- I  l, ^9 V. ]' C& G  / m+ L8 x$ w/ `: A# L1 V
  “呜呜...”
# K5 n* g- N/ G" Q4 C6 T) p  6 b; z7 Q. A9 T1 l
  那是一种更加的绝望,眼看自己的头部不过的下沉,四周的景色慢慢的朦胧了起来。很快林逸的脸就全部浸润在水中。0 }' u( U4 h' B4 S* M  }
  
7 w& ]( K5 m; j( X# Q9 H9 j# _  不过这次于新月没踩到底,而是把林逸的头部踩在池子半中央。. N$ ^' D* U( G5 G# o: [7 `& f
  8 g+ b* m- e" m, m2 R
  不过即便如此水也淹没了林逸的脸,一股窒息感再次传来。
  g! j/ l$ G5 \; T4 d& u* K6 ~  + P5 J: y5 p( `
  于新月单手掐腰,一只脚优雅的踩在林逸的脸上,如同踩着一个皮球。那美丽的大腿露出一个令人眼馋的弯曲曲线。
8 _- c7 E2 E4 B! J/ ~# B  * P; U' D5 `2 d$ J
  “怎么样呢?学长,池水好喝吗?一定很好喝吧,毕竟是人家的洗澡水呢。”于新月看着在池中不停的喝水的林逸不由的笑了。/ E8 D& e( M$ v5 q& ?
  
& [: U3 S& {2 z  然后于新月如同玩耍一般,把林逸的头踩下去,在放上来,在踩下去...
. P5 i, E/ u: G" b" }3 @# |  L  
% @, k' j' n0 B9 O% u' K  “学长,你的头好像足球呀。”于新月歪了歪头看着水中的林逸说道。
5 h6 q6 [, d9 j3 l# ]  + f6 \0 F/ }5 R8 z& {4 ]* j
  ......  ^; h9 d! v& j0 a& |
  
7 L" i4 B  I$ t! y: ]# ~$ E0 V  大概这么玩了一分钟,于新月才收回了她那美丽的小脚,然后胯部对着林逸的脸,一脸傲然的看着她胯下的林逸。8 o( _9 q  m3 D  L2 u
  6 f2 s5 ~# o6 o# D- S
  林逸此时还哪有防抗的想法,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的张开嘴含住了于新月那美丽的私处,舔了起来。) V* L; S6 A5 q9 h- L  W# t2 ^& t
  & }! R# `1 H' t
  于新月也是脸色红红的,闭上了眼睛开始享受了起来。  S, K0 E& a" l8 S/ h' [& n
  
) b+ L0 B6 N0 R' w1 a. F; W- g# }  “学长的嘴真温暖呢。”: X, j! I/ W+ E  F0 C
  
/ }& w: j% v  Y# [  林逸却感觉浑身都在颤抖,一是缺氧造成的,二是深深的羞辱。! M. W' g& p5 R9 h/ Y3 [5 R
  ; ?! o9 P; b; y/ t# y
  眼前这个女孩可是追求了自己好几个月,自己还不答应的学妹。如今自己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了,沦落到在她胯下,为她服务的奴隶。$ g2 G( w. H, l% c6 c  f
  
4 s7 W7 f3 b; L, x/ o  于新月的脸色越来越红,突然感觉有一股便意产生。
1 C: V% @/ f) f- U* H  
1 c( V# _" O3 d: R; X  “学长,人家想尿尿怎么办?”于新月歪了歪头,一脸笑意的看着林逸。6 \- L0 S( @& s6 O6 n
  " F  k3 W( T* M: x8 i. q$ Q
  这美丽的笑容,却让林逸身子直发抖。, G- O4 C% z' n: U6 y
  
" P2 Y$ e, h5 L( `3 Z  林逸松开了嘴,害怕的摇了摇头。; F2 n, R+ r$ [9 o% Y6 {4 N
  
% r" i- C3 J7 _' n. a  “学长是在拒绝我吗?”于新月撇了撇嘴,又抬起来她那美丽的右脚,轻轻的踩在林逸的脸上。# z# v9 F" ?. p, N8 o& r! J
  3 ^0 N+ _- F/ L
  看到那美丽的脚,让林逸打了个骨子中传来的寒颤,那种窒息在真的不想在经历了。  n6 q  H% e' O$ y. F: w
  
7 u0 D) s: M5 ]: w0 q" V8 L  林逸都快哭了,张开嘴含住于新月那美丽的脚趾,不停的舔舐着。
/ f4 R& c6 s# F! _7 M  
* |4 e( x) M3 `' R& \' `  “求求你...不要让我做那个,其他什么都行...”
' G; R- `5 K0 X1 v  
+ |- ?: _+ e6 U- R  为了让于新月舒服一点,林逸舔的比以往都要用心。
; U" e, x% q# Y* r+ ^  ( G4 F" u5 q& q5 f; ?5 [
  于新月迟疑了一下,然后又摇了摇头,道:“不行呢,虽然这次学长也舔的人家很舒服,可是我还是要尿尿,所以学长拒绝的话...”& w8 v4 L* n3 ~
  
! W5 o$ |; \: `  于新月脚用力了几分,做出了准备再把林逸踩在水中的动作,然后就把脚收了回来。然后挺了挺她那美丽的胯部。
- ]) K! |1 D2 X6 R  & Q' P/ F5 [5 h! ?+ M
  “懂了吗?学长。”
6 \+ E$ g# e" D0 l/ x+ Z  
( `# a! E, h$ C( F0 i" ^7 L  林逸的脸色绝望,此刻他终于认命了。" P4 J6 C1 ~/ y) A, B
  ( ~/ j* |! ]/ v# I3 n
  林逸抬了抬脖子,缓缓的张开嘴,然后乖乖的含住了于新月那美丽的私处。7 b: ?2 H" l0 E, h/ e/ M6 s7 F1 [
  ) G& s4 z$ Y* x( O' Y# z% c# g
  于新月满意的笑了。
" X( T3 j0 ]; Y; E! O2 @5 ]  
+ \7 K3 ^& C# |- r9 a7 h9 a4 H  此时的林逸眼中就仅仅只有那美丽的胯部,洁白的肌肤,雪白的腰间。还有那通红的美丽的私处。确实美丽。可是...
  z7 L7 h. h, ~& d# [  V0 R  
) X0 e, y. C% W( D8 d( w$ Z  于新月轻轻的哼了一声,仿佛是在酝酿什么。5 C3 V" Z5 |" A% d
  % t+ q. i- f- S' m* C8 w; ^
  这种安静,却让林逸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他已经好久没哭。4 g7 H8 b2 ?1 u2 I' Q5 w; z
  - ^1 j( t' j+ c! \" Z( q+ E
  因为他明白即将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k; `: u: [6 B4 M. P6 A
  4 T6 N! z& h, Z0 ~4 l7 g5 k( Q
  这却让于新月楞了一下,林逸的泪水让她也有些于心不忍。同时也觉得有些好不意思。
/ K$ z) j/ u3 k: A: H  
# q5 o9 Y) i2 K, f" Z" q4 {- V  自己一直很喜欢学长的,但是自己怎么让学长哭了呢。7 ~* w" R6 k" I
  3 j' b% _7 Z, c% Y
  她犹豫了一下,胯部离开了林逸的嘴,然后用边手轻轻的抚摸林逸的脸颊边说道:“学长,别哭啦,对不起,这次是新月做的有些过分了。”
  U' f3 M% q" J* \1 e0 r  : _# w/ a% Q/ m- q
  说着于新月还解开了林逸的双脚,和双手的绳子。林逸立刻觉得浑身变得轻松了,一股久违的自由降临了。可以肆意吸收的空气给林逸带来了极大的享受,果然人只有在失去某些东西之后才懂得珍惜。9 Y2 K7 J; Y2 z$ Y6 k) s
  
( U* v0 A6 F% Y# Z8 ^8 k  Y  林逸提起头看着于新月,只见于新月温柔的望着自己,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的说道:“不好意思啦,学长...嘻嘻,因为新月真的太兴奋了,所以没忍住就做的过火了一点。原谅人家这一次好不好?”  s# B! \0 \) \6 F$ t
  6 i1 D8 o& Z& U9 m# w
  于新月那可爱的带有歉意的小脸,让林逸的怒火和恐惧都消失了。反而有些感激于新月能在最后放过自己,这就是所谓的囚徒效应吧。
: b: T5 X( O" o. a; D* }6 K5 [  1 G" @8 q  ^" R- y# p& A6 C! j! N0 X
  于新月踮起脚,轻轻的用手摸了摸林逸的脸道:“学长,今天真是抱歉了,以后新月再也不会再强迫你了。”
) o1 z0 W6 \$ i  k: D  
+ r8 c1 c$ H9 K1 u  于新月那温柔的话语竟然让林逸想哭,那是一种受委屈时家长安慰的感觉。
' a7 D' h6 d: Z/ u& Z  
* X) V; O3 w3 t7 M& V" J8 G$ M3 A: f  也正是此刻林逸的心真正的臣服了。/ H3 e2 Y0 c7 _; g
  3 I6 G, B" u+ g9 i% \! c6 L7 m- ^5 d7 g
  于新月笑了笑道:“那学长先出去吧,我先去上厕所喽。”+ r6 z2 r* k' f7 n7 h5 Q& u
  6 f5 U7 c: o. N7 [
  留给林逸的是于新月一个美丽的背影,那个背影是林逸见过的最美好的事物。
; L: _5 n6 @' W# c3 e  
& G8 V! x% U6 e" |9 I  看着于新月走进洗手间,然后自然的蹲了下去,林逸的心猛的一跳..." j1 Y/ m9 j# s' M) b
  $ E& z, f! o7 _% ]
  林逸的脸色变得红红的,因为水中窒息的原因林逸没注意,现在才意识到如今的于新月好美,尤其是沐浴之后,闪闪动人。如同一个漂亮的精灵。( k4 n! V' m" |9 [& z# j
  , r9 K3 b  N7 h: U, B3 P; J
  她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也应该回报才好。自己怎么能让这个精灵一般的女孩再次失望呢。" g( N( L6 T+ K4 `, x
  $ w1 L. {5 ^: j* C0 d5 _6 T
  尊严什么的,哪有让眼前这个女孩快乐重要...! J$ S. ]7 D' F5 o" b6 t
  ! G& c) h# ]; z! C
  林逸下定了决心,红着脸悄悄的走了过去,大概走到了距离于新月不到十几厘米的地方,然后躺在下来。
( v& Q% L+ E2 ?# N. S$ o) b# a5 @  
3 E; a' g& V' s3 L+ T& ~" V8 [/ f  林逸屏住了呼吸,红着脸,慢慢的把头一点点的探了过去...$ b; N' g  X4 c# y% @2 S
  
4 E7 Y6 W) x. l- o& h  于新月的气息慢慢的涌入林逸的鼻子中,首先映入林逸眼里的是于新月那美丽的臀部,接着便是于新月那美丽的私处,还有于新月那惊讶的大眼睛。# w% @/ i. p/ G) K% Z
  
) C# s/ \3 C' W  林逸觉得自己脑袋下方空空的,还传来一股难闻的味道,因为他的下方正是便池。他的心跳加速,脸色潮红,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他竟然会有一天做出如此羞耻的事情...% d) n( B% F* i6 ]: M- O- g% d
  ' a% {2 D& E6 x4 j. k  \$ i- @
  他没敢看于新月的眼睛,而是把视线躲闪到一旁。之后便在于新月无比惊讶的目光中,轻轻的抬起头,红着脸,轻柔的用嘴含住了于新月那美丽的私处,其意义不明而喻。$ \$ ~; D8 z2 A. R% p2 C' t
  4 [/ X% q# @" i$ ?
  于新月也是脸色红红的,看着在自己胯下如同一个真正马桶的林逸,眼神中闪烁着兴奋,感受着林逸嘴中的温暖,心中也有说不出的感动。. F( i3 Z; p$ w/ R6 e0 V7 @
  ! C/ n! {, j, b' h- K# H2 G
  最终于新月幸福的闭上了眼睛,一时间,四周安静了下来。1 H4 u7 R8 Q/ I1 X" S
  
0 F5 j5 b# i/ ~  M9 V! s' G9 k  片刻之后,吞咽的声音在洗手间内慢慢的响起...' L* g' r7 e: q" W1 d5 W0 h
  
9 W+ g1 P; t8 Y; U7 T) B  (十三)一直喜欢你,学长# `9 n# P2 X( a0 ?. G* o$ U# ~
  / v( q# e* T2 u: I/ I4 t5 u8 Q' J5 r
  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今天的天气很好,夜空中繁星遍布。那点点繁星构成了一副美丽的画卷。6 ], K5 x* I# H% n* a  V
  & D8 x2 P! ^3 n, c* Z
  于新月披着白色浴巾,美美的看着林逸,林逸也会心的笑了笑,二人之间的距离仿佛也更近了些。
, k  D9 [, k* o  7 r, h- v! I  I3 B: i5 B6 F
  于新月让林逸的双手背在后面,轻柔的拿出绳子捆住了林逸的双手,
, v5 H+ }9 d" V1 X& g  ) N0 X( c9 J' i+ U! ^; i1 M7 ]: p
  林逸没有反抗,因为他此时已经有些享受这种被束缚的感觉了。+ \% o& d5 u  W$ f
  
* y0 ]( \. @+ h5 {( x) K  于新月调皮的抬起脚,轻轻的把林逸踩在床上,然后自然的骑坐在林逸的腰间,这让林逸十分舒适,因为于新月的屁股实在是太软了。+ ?- H, M! T  s# P
  
" p8 x' p9 v( N$ ]% h3 A  “学长...人家的屁股很软吧。”于新月骑在林逸身上带着甜美的笑容说道。' }6 R" J5 r0 M+ L# a0 a% {
  
- J  A& U8 ?! J& r! M* z  与窒息的痛苦不同,此时的林逸仿佛来到了天堂,于新月偶尔坐坐林逸的腰,偶尔坐坐的肚子,就如同自己的女友在和自己撒娇一样...
- ?5 i+ t) Y6 B  
4 Z) E9 t" v5 z2 O  ......1 ]  H& O- _# n7 ?3 |; F' a
  
) f. W. a, D8 l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夜已经深了,于新月困倦的打了个哈气,然后用她那美丽的大腿跟轻轻的夹住林逸的脖子,林逸也顺从张开了嘴含住了于新月的私处。, v7 \1 f! Y5 a7 X2 D
  4 `6 V4 F+ L- a5 f
  于新月歪了歪,手中轻轻的拽着被子,温柔的道:“学长晚安哦。”
% u8 W- y- r: ^& c, z) h    d' I# y6 V. T  A. W, Q; E
  说完于新月就盖上了被子,林逸立刻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他的全身都处于于新月的被子之中,一下子什么都看不到了。
! S1 P7 U- V( R& L# x, l3 b3 u  & ~, C2 |  P% m  U3 }) {
  不过他也不害怕此时的黑暗,因为他能感受到于新月那夹着他的美腿的柔软,和他嘴中含着的美丽私处的温度。4 X3 T( e( C7 B: r9 V
  
' P# g" u! w: H8 U+ h* l, q  这是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 K3 m& b$ M! \! Q; s  
& z# E+ U& U: B" u  ......' t2 M' O0 W. H
  7 T- Y: k* `4 P' E9 ?, z" J
  月亮渐渐的消失,太阳缓缓的出现,完成了新一天的开始。; c- i# P# d2 G" G2 x/ x
  
  N. D8 B# l; X: t0 u: T  一个美丽的女孩安静的躺在紫色的床上,盖着一件天蓝色的被子,女孩的脸颊精致美丽,此时女孩呼吸均匀,嘴角露出一个美丽的微笑,可能是在做着一个甜甜美梦。6 s$ X! \% M: u- z2 p* P. i
  ! d& Z' ^+ P5 T
  而此时女孩的被子中突然有东西动了起来...
" G4 o' K  b6 ?) J7 G1 B$ @  
1 C: t* E2 N/ k9 R, J9 J* `: a  林逸挣扎的晃了一晃,他此时的身子有些发麻,尤其是他的嘴。
5 e. ?$ B; Z( t' {( ~# O  5 f, q* y. V, J: L9 g1 N% r9 x
  自己这是怎么了?被绑架了?过了好一会,他才想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
1 S7 W2 F$ F. J7 b) e  
9 {$ J3 D$ ]# I6 b) r* F2 y  对了...自己现在是处于于新月的胯下呢...' p3 j. H4 B9 _" d9 U% [& r
  , _+ l2 ]1 o! g7 v* G; b! Y1 E
  想到这里林逸他就不动了,万一把于新月吵醒了就不好了。
; i5 n* y& A4 @  $ T/ s% D* F# X' q+ Y
  突然林逸觉得有些歉意,他昨天本来准备一夜不睡的。准备在于新月胯下舔一夜的,好好的为于新月服务的,可是自己竟然不小心睡着了。) |( O; d9 y! D
  3 c0 H& l# e; E/ D( ^
  不知过了多久,美丽的少女眉头轻皱,睁开了眼睛。4 F$ ^9 T! J( L9 w% \# q
  
( R0 i" w7 [- X' e; |- S  于新月伸了个懒腰后,突然感觉身下有异样,才想起来自己的学长还在自己的胯下呢,便把被子移开,一脸幸福的看着林逸道:“嘻嘻,昨晚晚上学长的服侍好舒服哦。”
  F1 L7 l: B8 z  
0 i5 {9 Z6 o3 _/ o+ `. Q9 I  “你开心就好...”林逸浑身都充满了于新月的味道,红着脸说道。
3 R" E' }% f1 O% u; u  f  ; K8 |% w; |3 s+ |' l9 d( l2 b
  于新月也是笑了笑,又盖上被子,道:“学长,辛苦了,不过还没有结束哦,今天对于学长来说可能是最艰难的一天哦。”
; z  t) E3 P, h3 J, x( _/ k* x$ l$ T1 D  
6 D  i6 G8 |( b9 M7 L8 I3 v  林逸楞了一下,虽然不明白于新月什么意思,但是一股不详的预感在他心里生成。
! W' y/ P6 N- t8 i$ u, \  0 n% S2 \! N) A2 V
  果然.../ N, Z2 u/ O8 A9 x
  3 G2 f9 ^) L9 W" Y9 F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个敲门声响了起来,林逸的心脏跟着敲门的节奏跳动了起来。有人来了?- s7 _: d1 T! N9 U
  
9 n: X, F# |! J  “嘻嘻,学长,你马上就会认识新朋友了哦。”于新月一脸坏笑的道。
( F& M2 G6 F( Z1 {0 j  
1 |1 w2 F# J, p  而林逸觉得此刻自己的心脏仿佛离开了身体,难道他将会以这个姿态被人发现吗?想到自己全身裸露,嘴中还含住于新月的私处那卑微的样子,林逸顿时觉得不想活了...2 P4 c; }) x- M
  , F) W, k5 W0 M3 F$ ]
  他突然脸色一变,屏住了呼吸。
% X/ j  a* l+ \& O: o8 [  3 q* J; b- h. B8 C2 g
  因为钥匙开门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 i8 j: @0 D8 @9 b2 G  
1 |$ b: d$ B2 }% z  ......
4 V! |7 \) M, K1 f. X& L( A* ~    e7 T2 g" }' R3 h$ u
  视频的画面到这里就戛然而止。( Y1 \9 Y* _! @$ S
  
( N3 I2 E- `3 }! @" B* h  紫嫣按了按自己的心口,她不知不觉的就沉浸在这个视频之中了。这是好久没有产生过的感觉看,她没想到一个新手竟然会带给她这样的感觉。
/ |1 |8 w  M" l9 w3 x. g+ M5 A) S0 N' B  
* H1 y, l* _4 l  d, A+ I2 _  “如何?不错吧。”男子看到紫嫣的样子,不由笑了。
7 d  c% C+ x; Z0 N, _3 [/ C  " Q8 b( _* Z% {; ?
  “确实好精彩啊,视频大赛的冠军就是他的了。真是没想到呢,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这个林逸也是即幸福又无奈呢。”紫嫣笑了笑道。
* p9 n: k+ F- E- ~" C  / n3 q1 F4 r* B7 w
  被一个学妹抓住把柄被迫认主,这是一件幸福的事还是一件可怕的事呢?就要看对这件事本身的看法了。( w& a* J- S1 R0 q% ^6 Z
  8 W, t  |. @- K+ g
  男子却是摇了摇头,道:“你想错了,如果只是这个样子,我是不会这么夸这个视频的。”  b: X3 n1 v: l
  
8 K' q; D3 [* N4 @$ o3 l9 M' l$ x4 Y  “什么意思?”紫嫣有些疑惑,不明白眼前这个男子什么意思。+ D* h$ i  [) q& a
  , Z1 C7 _' ]* X( |* a5 P
  男子笑了,看着眼前这个视频眼中金光闪闪的道:“每个人的憋气时间有长有短,视频中每次离林逸真正的窒息时间总是差了那么几秒,所以林逸根本没感到真正的窒息,那个难受的样子也是林逸装出来的,洗手间的一幕也是,没有明显的画面,仅仅是一个人吞咽水的声音。巧妙的创造了一个饮尿的环节。”
; m. ^" j6 }- J, Z  ; Q0 L8 g7 h- w' \  r
  “最后的敲门声和开门声,也是通过手机录音之后播放的...”
& |. C2 q- f) S$ d  * r9 k9 M' K, B2 L* K
  紫嫣眼睛睁的大大,道:“你的意思是?”) c0 j- e, ?  L  ^1 k( [5 G6 _) t+ y
  
# M1 p) \2 h7 Q1 V5 k  男子笑了,道:“电影的极致即是真实,这部电影完美的诠释了这一点。所以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A: S0 d4 O; j+ c7 l
  
$ I/ l) }, [# X: w5 w  ......
快捷导航: 24小时自动充值教程  |  购卡后点此进行充值  |  充值问题请联系QQ:1551190093

13

主题

121

帖子

469

积分

江湖大侠

Rank: 5Rank: 5

金币
48
人气
333
声望
0
在线时间
124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9-23
积分
469
发表于 2017-8-21 10:16: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十四呢?
快捷导航: 24小时自动充值教程  |  购卡后点此进行充值  |  充值问题请联系QQ:1551190093

0

主题

4

帖子

17

积分

江湖新秀

Rank: 2Rank: 2

金币
0
人气
17
声望
0
在线时间
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9-24
积分
17
发表于 2017-8-21 14:00: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十四章咋没有啊
快捷导航: 24小时自动充值教程  |  购卡后点此进行充值  |  充值问题请联系QQ:1551190093

155

主题

290

帖子

544

积分

江湖豪侠

Rank: 6Rank: 6Rank: 6

金币
55
人气
407
声望
0
在线时间
108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9-24
积分
544
 楼主| 发表于 2017-8-21 16: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哀悼日的事 发表于 2017-8-21 10:16- \# V/ a+ O7 F) S2 K+ K  k3 m
大哥,十四呢?
# y  V* r7 [/ c% ?  n8 i
已经重新编辑
快捷导航: 24小时自动充值教程  |  购卡后点此进行充值  |  充值问题请联系QQ:1551190093

155

主题

290

帖子

544

积分

江湖豪侠

Rank: 6Rank: 6Rank: 6

金币
55
人气
407
声望
0
在线时间
108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9-24
积分
544
 楼主| 发表于 2017-8-21 16: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aa1520830 发表于 2017-8-21 14:00/ p9 e  ^1 Y2 _7 p
楼主十四章咋没有啊

$ N4 ^! g9 s4 \6 M已经重新编辑
快捷导航: 24小时自动充值教程  |  购卡后点此进行充值  |  充值问题请联系QQ:1551190093

0

主题

6

帖子

48

积分

江湖新秀

Rank: 2Rank: 2

金币
257
人气
26
声望
0
在线时间
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9-22
积分
48
发表于 2017-9-8 14: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一篇很好的文章
快捷导航: 24小时自动充值教程  |  购卡后点此进行充值  |  充值问题请联系QQ:1551190093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